第 5 章

宋朝颜像被人掐了脖子,一句话说不出来,世上竟然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这些年她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罪?越想越委屈,便哭着去了沈氏房里,对沈氏哭诉:“母亲,姐姐她……”

沈氏闻言,大怒,那是她花了不少银钱为朝颜做的新衣服,宋朝夕竟然连这点东西都要抢?

宋庭芳眨眨眼,她以为挑事的人会是宋朝颜,怎么如今倒像是反过来,挑事的人变成了宋朝夕?

宋庭芳吃了一块糕点,竖起大拇指:“宋朝颜的东西果然是最好的,这糕点味道真好。”

“吃别人的东西就是香,好吃你就多吃点。”

“那我把这些都吃完再走?”庭芳眨眨眼,她可是个很实诚的人,跟她客气可就错了。

宋朝夕觉得好笑,“当然要吃完再走,过会还有好戏看呢。”

果不然其然,话音刚落,青竹在门口给宋朝夕使了个眼色,沈氏随即推门而入,她怒气冲冲却不好表现的太明显,依旧拿着侯府二夫人的款儿:“宋朝夕你反天了?你知道那衣服是哪来的吗?那是琉璃阁的新款,每种样式只有一件,再找不到一模一样的来。”

宋朝夕好笑地看她,“母亲,我当然知道,母亲眼光绝佳,买的衣服都好看极了,女儿很是喜欢。”

沈氏目光凉薄,不为所动,看宋朝夕像在看一个不相干的外人,“你别跟我打太极,你刚回来,用得着穿这么好的衣服?朝颜她不一样,她从小锦衣玉食,身体又弱,受不得一点委屈,你这个当姐姐的怎么一点事不懂?”

宋朝夕七岁就穿来了,与原身早已合为一体,听了这话,内心难免涩然。区区几件衣服首饰,她哪会放在眼里?她这次来京城,姑母和几位哥哥塞给她的银票就有几万两,还不算这些年她自己赚的,只不过她从前赚的钱,绝大部分买了铺子,手头能用的也就这几万两了。

只是沈氏的态度让人唏嘘,一位母亲的心为什么会偏成这样呢?

“母亲,她活该锦衣玉食,难不成我就该被送走受那样的罪?区区几件衣服而已,也值得母亲跑到我房里来责怪,要是咱们侯府真的穷的连这几件衣服都买不起,要是您把我接回来就是为了过这种俭省的日子,那不如把我送回去,我还以为侯府是多么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