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6 章

宋朝夕不动声色地打量顾颜,她穿一袭大红金枝线叶纹长褙子,头上戴着赤金嵌红宝石石榴发簪,配套的红宝石耳坠,满身的大红色,按理说这红胜火的颜色应该衬得她更为明艳才对,只可惜她身材纤细,个子又不高,穿大红色的褙子已经有些过火了,又配戴着红色发簪和耳坠,总给人头重脚轻之感,莫名让人想起被花朵压弯枝头的红玫瑰,你总担心下一秒那枝桠就会折断了。

叫宋朝夕没想到的是,眼前这人跟宋朝颜并不很像,怎么说呢,像是有一些像的,细看之下眉眼神韵都叫人觉得眼熟,只是俩人骨相完全不同,眼前的顾颜面部轮廓比宋朝颜更明显一些,也有一种难掩的病态,那苍白的面色简直和宋朝颜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不过顾颜和宋朝颜一样身子骨都十分羸弱,这种羸弱的气质骗不了人,她身上甚至带着宋朝夕熟悉的药味,若顾颜不是宋朝颜,又怎么会这么巧,俩人连吃的药味道都一样?

宋朝颜恐怕做梦也想不到,她是一个大夫,对药味极为敏感,闻味便能大概推出对方的用药,宋朝夕内心忍不住嗤笑一声,想不到顾颜真是宋朝颜,宋朝颜真的嫁进来给她做儿媳妇。

妙!真是太妙了!

她原想着要做一个良善的婆婆,不能磋磨儿媳妇,不能整日叫儿媳妇在身前伺候,可现在她改变主意了,她就要做那传说中的恶婆婆!叫宋朝颜日日请安伺候,叫宋朝颜知道,做人儿媳妇是什么滋味!

容Z和宋朝夕并肩走入大堂,容Z进去时阖屋的人都停住笑,甚至有几人还站起来,端庄地立在一旁,老夫人笑着招呼她过去坐,于是宋朝夕便很自然地坐在容Z边上的上座上。

顾颜,不,是宋朝颜在一旁恭敬地垂着头,眉头忍不住蹙起,宋朝夕走路腿又一瘸一拐的,虽然被裙摆挡住,却还是能看出来,她刚成亲自然知道女子洞房后是什么样子,宋朝夕这样走路是为的什么她比任何人都清楚,只是昨日明明是她的洞房花烛夜!宋朝夕这般凑热闹干什么?国公爷都这个年纪了,怎么还能让她这样?难不成武将体力真的都这么好吗?

而昨日她虽然也洞房花烛,可容恒却显得有些心不在焉,他喝了不少酒,草草了事,根本不顾及她的感受,她疼得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