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8 章

竟然还未关门,京中别的不说,夜间街上确实比扬州要繁华,12时辰营业不断的酒楼亦是不少。糖炒栗子散发出阵阵香气,宋朝夕忍不住吸了吸鼻子,容Z笑着掏出一块碎银递给栗子铺老板。

宋朝夕沉吟:“其实不吃也行,国公爷不必特地照顾我。”

容Z深眸微敛,接过老板递来的纸包捏在手里,脚步徐徐,与她并肩前行。

“我大你许多,照顾你也是应该的。”

宋朝夕不知该说什么了,她很少被人照顾,有些不习惯。

不过容Z照顾她,她似乎也不想拒绝。

她不记得自己是怎么下马车的,只知道摇摇晃晃的马车让她昏昏欲睡,等马车停下时她已经在打盹了。容恒抱着她下了马车。晚风微凉,她整个人被包裹在他的披风里,俩人离的很近,她闻到他身上清冽的松木香味,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安心。

她个子不矮,却实在是很轻,他总怀疑她平日没好好吃饭,眼下她在他怀里缩成一团,不时用脸颊蹭他胸口,像个受伤的幼兽。容Z眼中闪过笑意,他忍不住摸她柔顺的发,她的发又密又软,散发时总有一股玫瑰的香味,晚间睡觉时他闻过许多次,对这味道十分熟悉。

青竹和冬儿看到容Z抱着宋朝夕回来,皆是一愣,青竹心怦怦跳得厉害,又惊又喜,惊的是国公爷竟然做这样不符合规矩的事,喜的是国公爷这般对小姐,显然是把小姐放在心上了。青竹闻到淡淡的酒气,她端了水进来,头都不敢抬,“国公爷,我要替夫人梳洗。”

容Z伸出手,“我来吧。”

青竹想说这不符合规矩,奈何容Z却不容置疑地接过她手中的帕子,轻轻替宋朝夕擦拭着。

青竹看向床上熟睡的小姐,莫名觉得遗憾,小姐应该睁眼看看的,国公爷这样的人竟然对她这般温柔。

阳光透过窗棂照射进来时,宋朝夕便起了,她去净房洗漱了一下,便带着几个丫鬟回了侯府。

马车停在侯府门口,宋朝夕并没急着下去,青竹觉得奇怪,不多时,另一辆国公府的马车停在侯府门口,穿着鹅黄色褙子的顾颜由琳琅扶着,慢悠悠下了马车。

青竹一愣,惊道:“世子夫人不是回门吗?她怎么会来永春侯府?”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