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2 章

倒吸一口气,七王爷竟然有谋反之心?且七王爷竟然一直在装傻?当然这样的消息他最近已经有所耳闻,毕竟京城就这么大,他有个好友父亲管理京中禁军,他多少听说了一些,再说忽然跑了一个王爷,京城动静弄得这么大……

可父亲的密函还是让他吓了一跳,毕竟这上面说顾颜也牵扯其中。

容恒背后冷汗涔涔,牵扯到谋反,这事有多大他比任何人都清楚。

耀眼的日光从背后的窗棂照进来,光影勾勒出容Z冷硬的侧脸,他神色难辨,“她近日总出去,你就没有一点察觉?”

容恒攥紧手,“她说要给我母亲抄经祭祀,我觉得她很好就没有防备,再说她只是一个内宅妇人,又是太后赐的婚……”

“我问你,成亲前你可见过她?”

容恒慌忙摇头,“儿子从前根本不认识她……”

容Z又看他一眼,才端起一旁的茶水缓缓喝了一口,“你得庆幸这是太后赐的婚,否则你和她都要牵涉其中,我们国公府亦不能幸免,这事我会如实和皇上禀告。你年岁不小,做事却不够老练,你回去好好想想,你连身边人都摸不透……”

容恒觉得羞愧,他竟然在女人的事上被父亲责怪了,他对顾颜本就没什么感情,可父亲说的没错,他连自己身边人都管不住,还要父亲出面来教她怎么管女人。

“儿子知错了。”

容Z又看他一眼,难掩失望,这儿子不像他便罢了,和他亦不亲昵。不过顾颜是容恒的妻,他这个做公公的不方便插手,幸好顾颜摘得清,否则他就不得不出手了。

“这件事你自己处理好,若再有下次,我决不轻饶!”

容恒赶紧应下。俩人一前一后下楼时,正巧碰到宋朝夕从外面回来。

入冬后,白日一日短过一日,后院湖风吹人冷,宋朝夕早早便穿了披风,青竹还给她做了个兔毛的围脖,扣在脖子上围了一圈,再配上一袭红,明媚又飒爽。

她很少在湖心小筑看到容恒,微微挑眉,有些意外,“世子爷来了?”

容恒恭敬地行礼,“母亲。”

他越恭敬宋朝夕越舒坦,宋朝夕眯着眼,笑了笑:“世子爷不必多礼。”

又转头看向容Z,语气带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