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6 章

走神怎么行?看我教你, 字就要这样写。”

他力道极大, 他若是不配合她根本拿不动她的手,但他由着她,宋朝夕便握住他的手画了几个字。

但她教不动他,无论怎么写他的字都很好看,她出神之际腰被人搂住,容Z从后面拢着她,握住她的手蘸了毛笔,平静道:“教字不是你那样教的,朝夕,若你早几年遇见我,我带你写字,你的字恐怕不会这样。”

他说话徐缓却带着不容置疑的力道,气息呵在她耳边有些痒痒的。

宋朝夕有些心不在焉,觉得他连气息都灼热,可他偏偏正经极了。她不愿意写了,便干脆撒娇,转身踮脚亲了亲他的下巴,容Z如寒潭般的眼眸变了变,语气有些无奈:“朝夕,你又来招我。”

宋朝夕仰着头,任发丝垂落,她勾着他的脖子,爱娇地蹭了蹭他,语气还特别无辜:“谁招你了?我写的好好的,是国公爷非要进来招惹我。”

她眉头轻挑,眉间带着几分风流,容Z忽然就理解为何容媛每次看到她都脸红了。她这模样十分爱娇,他挑起她的发,正要说话,门口传来梁十一的声音:“主子,皇上派人来宣您进宫。”

容Z神色瞬间清明了,宋朝夕一口咬住他的耳垂,发泄一般,容Z无奈地拉开她,“你早些歇息,我会尽快回来的。”

他虽然这样说,但十有□□是回不了的,好在宋朝夕也习惯了。

扇窗外天才微微亮,顾颜便收到沈氏递来的消息,信中沈氏大诉苦水,说宋程昱母子近日十分嚣张,因宋程昱功课好,被宋丰茂和老太太给予厚望,连带给谢氏的宠幸也多了,而宋嘉良前几日打伤了宋丰茂同僚家的嫡幼子,被宋丰茂罚去跪祠堂,宋丰茂已经很久没去沈氏房里了,沈氏连找人诉苦的地儿都没有。

顾颜一想到谢氏母子的得意样,就恨不得把牙咬碎,她自小就看不惯这对母子,看着置身事外却处处抢风头,宋嘉良事事比不过宋程昱便罢了,沈氏也争不过谢氏,若她在国公府得意一些便罢了,沈氏还能有个指望。偏偏她日子过得也不顺,明明她未卜先知,该是这个世界的主角,却每每当她得意时,就有一双手把她拉回去打为原型。

顾颜带着丫鬟和程妈妈去老太太房里给老太太请安,恰好宋朝夕也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