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8 章

沈氏是不放心小女儿才来的,但她不能这么说。宋朝夕这是在提醒她,国公府容不得她这个永春侯夫人在这指手画脚,人有时也奇怪,明明宋朝夕未嫁之前不被她放在眼里,如今嫁了国公爷,用一样的语气说着一样的话,却叫人不敢反驳了。

果真是能耐了,不过才嫁人数月,摆什么谱啊,要不是嫁给国公爷,宋朝夕哪能这么猖狂?现在连自己这个母亲都不放在眼里。

凉风吹得窗牖砰砰作响,青竹起身去关了窗户,沈氏蹙了蹙眉,“总之我的教导你要听到心里去,切不可再为难世子夫人。”

宋朝夕听笑了,沈氏见她没有丝毫怀疑,便眼神放缓,关切地问站在宋朝夕身后伺候的顾颜:“世子夫人嫁人数月,可有身子了?”

顾颜暗暗观察宋朝夕,见她头也没抬,便冲沈氏笑了笑,“还没动静。”

沈氏微微蹙了眉头,嫁过来不短日子了,怎么就怀不上呢?容恒是世子爷,若顾颜没孩子,容恒难免会有别人的。

提到这事,顾颜也有些发愁,她自以为跟容恒已经够亲密了,寻常女子月余便可,她肚子却一直没有动静,她怕自己身子骨有亏,怀不了孩子,已经过去数月了,再怀不上,府中若要给容恒纳妾,她都没法拦。好在宋朝夕也没怀上,若府里给她纳妾,她也撺掇府里给国公爷纳妾,大家都不得好过,她便没那么难过了。

“世子夫人不用着急,世子夫人还年轻,只管放松心情,孩子该来的时候总会来。”沈氏温声交代。

顾颜看向母亲,“谢谢永春侯夫人安慰,母亲还没怀,我这个做儿媳的不急。”

沈氏闻言又愉快起来,是啊,做婆婆的都没怀,哪有脸说儿媳妇?国公府一时不会给容恒抬姨娘,但她想到朝颜从小就是药罐子,便忧虑难平。

若是宋嘉良的妻生不了,沈氏第一个月就给宋嘉良抬姨娘了,苦是儿媳妇吃,谁家做儿媳的不是这样过来的?可是轮到自己女儿她便不乐意了,她看不得自己女儿受这样的苦。

宋朝夕至始至终没说话,只面色淡淡地看着这对母女在自己面前演戏,演吧演吧,平日闲着也无聊,看人演演戏还能打发些时间,只当二人都是自己请的戏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