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9 章

穿的跟丫鬟似的,能怪她认错吗?

和宋朝夕一起聊天的多是各大权臣的嫡妻,顾颜在一旁伺候着根本说不上话,可宋朝夕不同,她不论与谁交流都游刃有余,与梁夫人聊插花,与林夫人聊骑马,与赵夫人聊育儿,与怀孕的孙夫人聊养胎,就没有她不能聊的,顾颜有些看不上这些家长里短的夫人,她在闺阁时便有些清高,不喜欢她们这些妇道人家的做派,她实在不知这些妇人有什么可聊的,便有些想走。

她有时候真看不懂宋朝夕,也不知宋朝夕在扬州过的是什么日子,怎么什么都懂,什么都能插得上话?不论夫人们说什么,宋朝夕都游刃有余,这是顾颜永远都做不到的事。

她站在一旁观察宋朝夕,有时候她看到这张脸会出神,仿佛透过宋朝夕的脸看到了数月前的自己,那时候她也有一张一模一样的脸,她从前以为自己的脸独一无二,直到宋朝夕回来,一样的脸宋朝夕却比自己更大气更妩媚更有气势,衬得她苍白羸弱的长相,更为寡淡了。

她不愿跟人长得一样,如今实现了自己的愿望,却未曾想,挣脱束缚后并未变得轻松,反而又被拉入另一个牢笼,如今她隐隐又觉得那张脸也不错。

中途顾颜被人请走了,梁夫人才松了口气,她也没想到事情会闹得这般尴尬,只是顾颜虽然长得不错,可在i丽的婆婆面前瞬间有些不够看了,一般人家,儿媳总要比婆婆年轻耀眼几分,以至于梁夫人下意识便觉得,顾颜应该压过婆婆长得貌若天仙才对,谁知不如婆婆亮眼便罢了,身材气势都不能提,她把人认成丫鬟是她不对,可顾颜放在一旁但看或许不错,放在宋朝夕面前一比,便瞬间有些不够看了。

她走了倒好,大家都能轻松一些,宋朝夕比想象中和善,你跟她聊什么她都能聊,可顾颜神色傲然,像是看不上她们这些家长里短的妇人,既然如此,还是不要强行凑在一块了。

戏曲开始唱了,这次聚会本就是打着听戏的名号,老夫人请溪月喊宋朝夕过去,几位夫人羡慕道:“你家老太太还真惦记你,没见到你人就派人来找了。”

宋朝夕笑了,“母亲对我很和善。”

戏台上正在唱《西厢记》,这是经年的老戏曲了,不知道出了多少版本,宋朝夕亦听过许多次,只是这个戏班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