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3 章

顾颜摸着自己回春的脸,不复之前的慌乱,悠然抿了口茶。

薛神医喜欢谁讨厌谁跟她没有任何关系,她并不在意,她本来就要对付宋朝夕,薛神医喜不喜欢宋朝夕并不在她考虑的范围内。丫鬟开了北边的窗子,冷风吹入,顾颜不觉咳了起来,薛神医递了杯药茶给她,等她平复一些才道:“你的情况是越来越严重了,若是不能取心头血治病,只怕你的身子耗不起。”

顾颜眉头越蹙越紧,她现在听到“心头血”三个字已经烦了,偶尔她会想,为何她非得要宋朝夕的心头血才能续命?老天凭什么要这样惩罚她?宋朝夕手段厉害,又有国公爷撑腰,她安插的人连靠近湖心小筑的机会都没有,她就算动了心思也很难有下手的机会,只可惜这具身子越来越虚弱,偶尔顾颜睡觉时看向漆黑的屋顶,都觉得这事走入了死局。

她做不到,如今的她拿宋朝夕一点办法都没有。

薛神医今日亦做男装打扮,她身形与一般的男子还要高一些,面部轮廓有几分男人的俊朗,乍一看,与男人无异。她每日出门问诊,很少有人怀疑她的性别。薛神医坐在香炉前,闻着淡淡的檀香味,轻声道:“府里没法下手,就出去找机会,总有办法的,我可提醒你,如果她活的好好的,就注定你自己没救了,要谁活下来,你自己想清楚。”

顾颜沉默片刻,这还用选择吗?谁不想自己活下来?顾颜缓缓抬头,“薛神医,我要找你要一样东西……”

回府的路上顾颜一直都在闭目谋划,她刚进院门,琳琅便端着温好的粥进来,“世子夫人喝点粥吧。”

她偷偷打量顾颜紧致的面部,有些意外,明明早晨起床时还是松垮的,怎么只出去一趟,过了几个时辰,面部便如此紧致了?仔细看能看到顾颜面部残留的针孔,密密麻麻的针孔间,隐隐有一条线紧紧提拉着,莫非世子夫人皮肤紧致是用针扎出来的?那得多疼啊,又得多费力才能把面部松垮的皮肤提拉起来?琳琅虽则不懂医术,可只要想到那过程,便觉得面皮一紧,疼得厉害。她又惊又怕,低着头把粥放下。

屋里熏着香,顾颜懒懒放下手中的琴谱,调羹搅动着粥,略显烦躁,“世子爷现在在哪?”

“听说世子爷去书房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