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8 章

区千两?我竟不知程妈妈如此能耐,千两银子都不放在眼里,要我说就是老夫人也没您这么大的口气,不知道的还以为程妈妈您才是我们国公府的老夫人!是我宋朝夕的主子,我一个做主子的一句话没说,你已经又这么多话等着我了,还敢质问我,你算什么东西!也敢在我地盘上摆脸充大!”

她软硬兼有,听着语气很淡,却句句诛心,程妈妈冷汗涔涔,被说的腿弯直哆嗦,又羞又慌,扑通一声跪下了。

她擦着汗,慌忙说:“夫人说笑了,老奴哪敢做夫人的主?老奴哪里敢自诩是国公府的主子?老奴不过是有一说一,以国公府的开销,花费千两办忌辰根本不多,夫人刚嫁进来,不懂这其中的行情,老奴不过是想和夫人细说,夫人怎么还怪起老奴来了?”

宋朝夕眼神渐冷,语气很淡:“听程妈妈这话的意思,我还得感谢你程妈妈教我做事?”

程妈妈这次是真慌了,她看得出宋朝夕是找她麻烦,可宋朝夕之前不是摆明了要做双手掌柜?怎么一转眼就计较起钱来了?她心里直说宋朝夕不愧是小门小户的,就这点钱便揪住不放,好在她事情做的隐秘,倒也不怕的。

程妈妈笑笑:“夫人您错怪了,老奴的账做的一清二楚,您一看便知。”

程妈妈说的很有底气,事实上她对自己的账很有信心,要知道查账可不是个简单活儿,许多女子连数字都不认识,就是认识,没接触过账目,就是把账本摆在她面前,她也看不出什么来,更何况她的账做的很好。

宋朝夕翻看了一眼,很快便把账本放下了,青竹递来一本泛黄的账本,一时间,屋中只有翻动书页的声音,宋朝夕捏着账本,忽而冷笑:“去年忌辰不过花费两百两,今年支出花了五倍,最主要的开支来源于这所谓的梅林。而前年这梅林也花费了六百两,梅花容易成活,这一年年都在梅花上花了大笔银子,不过是两年时间,如今又去了八百两种梅林,程妈妈你告诉我,这钱是怎么花的!”

程妈妈有些许慌乱,屋中开了地龙,她穿着青袄,后背已经一身汗了,也不知是热的还是吓的,她一时语塞,半晌才找回声音。

“夫人有所不知,我家主子尤其喜梅,山上气候不好,风霜雨露,夏时多雨,冬季又多霜冻,前年种的梅树没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