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1 章

太医很快便来了,今日国公府有喜事,大喜的日子忽然找太医,可见不是一般的事,太医不敢耽误国公府的正事,一路小跑过来,进了内院时还在擦汗。走过垂花门,太医远远看到一个穿红色披风的女子,正站在屋檐下抬头望天。昏暗的天光勾勒出她侧脸清晰的轮廓,衬得她明媚又i丽,太医来过国公府许多次,还是第一次见到样貌如此出众的女子,对方穿着气度不凡,十有□□是传闻中貌美的国公夫人了。

太医恭敬地行礼打了招呼,“国公夫人。”

“赵太医,世子夫人忽然晕倒,烦请太医替她诊断一番。”

赵太医连连应下,他手轻轻搭在顾颜的脉上,心中难免紧张,若真检查出什么不好的病症,虽则跟他这位太医无关,可毕竟是大喜的日子,总是不吉利的。过了会,太医查出喜脉才放下心来,正要禀告国公府这一喜讯,才忽然想起来,国公夫人先于世子夫人嫁进来,婆婆肚子没有动静,儿媳却先有了,国公夫人未必会高兴吧?

赵太医心思回转,最终低着头说:“世子夫人并非生病,只是有身子了。”

宋朝夕挑眉,她没想到顾颜竟然有了,顾颜身子不好,很难受孕,就算能怀,以她的身子也绝不可能把这个孩子生下来,可她竟然还是怀上了,她到底在想什么?

等太医给顾颜诊断完,顾颜“醒来”时,屋里已经围满了人,容恒正站在她床边,面露紧张。顾颜眨眨眼,还在状况之外,“世子爷,我是怎么了?”

容恒第一次做父亲,这种感觉十分奇怪,他温声道:“你有身孕了。”

顾颜似乎很吃惊,满脸不敢相信,“我有身孕了?也就是说我有我们的孩子了?”

容恒点头,神色比从前温和不少。顾颜心中一酸,她已经许久没见到他这副神色了,自打入冬后,她身子羸弱,一日不如一日,连同房都有些勉强,前几日容恒去她房里,勉强要了一次,她各种不舒服,容恒见她痛苦便草草了事,俩人都没有从中得到欢愉。顾颜每每想到婚前的甜蜜,便十分不甘,明明他们应该相爱才对,可不知何时,他们变成了最熟识的陌生人。

老夫人和高氏等人接到消息也匆匆赶来了,老夫人一直盼着容恒能有孩子,如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