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4 章

他话说出口,顾颜和素心都变了脸,尤其是顾颜,面色已经很难看了。她不过是随口一说,他便当真了,还这样堵塞她,明明她为了嫁给他担了大风险去整骨,可他一转眼便要抬姨娘。也是,素心跟她长得很像,他一向喜欢这类型的女子,就算想抬也不难理解。

雨下得很大,容恒紧盯着素心,沉声问:“素心,你愿意吗?”

素心差点站不稳,她是不愿意的,可她孤身一人,姑母纵然对她有些感情,却到底不如自己的切身利益来得重要,否则也不会把她留在国公府牵制顾颜,她就算回老家,老家的宅邸都被叔叔卖掉了,她连住的地方都没有,除了国公府她没有更好的去处。且她在国公府住了这么久,名声已经这样了,之前顾颜还那样诋毁她,她想给顾颜添些堵,想了想便郑重点头。

“素心但凭世子爷安排。”

顾颜的面色更苍白了,寒风夹杂雨水吹落她脸上,吹散了她对容恒充沛的情愫,她忽然觉得有些东西在她心中淡了一些,是更想要了,却也淡了。她想起她还在永春侯府时,沈氏说的那番话。沈氏说做人嫡妻期望太高不是好事,哪个男人没有三妻四妾,若你太在意,便很容易陷进去,女人就是要生孩子保住自己嫡妻的地位,这位子才能坐得稳当。

顾颜手攥得紧紧的,纵然她对容恒已然没有从前的祈盼了,可这正妻的位置她一寸也不能让,这素心若是真抬进来了,与她性子身形都这般像,比她还能装可怜,这样的人若真得了容恒的心,置她于何地?她以后的路会走得更艰难。

容Z很少白日回来,宋朝夕一时有些不习惯。二人并肩走在游廊上,雨下的大,下人都进屋避雨了,二人穿着宽松的衣服,披着披风,别人从远处看,只会觉得他们离的很近,并看不出他们牵手。

看到容恒过来时,宋朝夕缩回手,容Z看她一眼,莫名蹙了眉头。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每每见到容恒,她的反应总要大一些,倒像是在躲避着什么,她和容恒…他不愿意深想,也拒绝这样的可能性,可她方才反应那么大,已经让他无法忽视了,她是觉得难为情,还是因为来者是容恒?

再看容恒时,容Z脸沉了几分,“何事这么冒冒失失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