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1 章

梁十一不无担心地看向自家主子,他了解自家主子,主子自小到大,虽则遇到的事不少,却从未这样过。此刻的主子和从前截然不同,他此刻周身的气势很陌生,梁十一莫名有些忧虑。

今日夫人和世子爷确实近了一些,若是一般关系便罢了,继子和继母怎么也该避嫌的。

当然,夫人是女子,那种情况下也是无奈。

可世子爷已经不小了,怎么也该知道守礼才对。

“主子……”

“去查一查那黑猫是怎么回事。”若是别处来的倒好说,若是有人故意,那他便不能饶了那人,无论是谁都一样。

起风了,容Z莫名咳嗽一声,他握笔停顿片刻,才重新开始书写,“你先下去。”

梁十一犹豫片刻,便领命下去了。

等他走,容Z站到窗边,他不是第一次察觉他们不寻常了,朝夕倒未必有什么,可同为男人,他自然知道容恒看她的神色不对,容恒自以为隐瞒的很好,可在容Z看来,那种情绪了然赤/裸,简直一目了然。

他想知道她是怎么想的,她是被迫嫁给他的,他其实对她从前的事一无所知。容恒年岁与她相仿,同一屋檐下,若她心有涟漪,也实属正常,只是正常是一回事,他却是不能忍的。

若以为他会不在意,那真是高估他了。

夜渐渐深了,只有妖冶的烛火随风摆动,衾被被掀起,容Z坐了进来,春寒料峭,他一身凉意,她已经睡熟了,靠近都觉得凉。可她还是凑过去,紧紧抱住他。

容Z微愣,低声道:“怎么没睡?”

“爷没在,睡不着。”

“以后不许再这样了,你怀着双生胎,总要更加注意才行,”容Z叹息一声躺在她身侧,宋朝夕侧身抱住他,温软馨香的身子贴着他,满身香味往他鼻子里钻。这几月下来,她本就饱满温软的某处愈发壮观了,如此贴着他,简直是一种折磨。这几个月二人几乎没有过,他顾及她的身子,怕伤到她,她却喜欢时不时来撩他。容Z简直拿她一点办法没有,“你这样侧着睡会不会不舒服?”

“没有,我肚子大,有孕的女子都是这样,喜欢侧躺着睡,这样才舒服。正着的话肚子太沉了,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