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4 章

顾颜笑得讽刺,她情绪激动,“你是我姐姐,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的脸是你害的吧?你这样对自己的亲妹妹,就不怕天打雷劈吗?”

“天打雷劈有你顶着,你这样的都不怕天打雷劈,我怕什么?”宋朝夕不以为意地笑了笑,顾颜如今毁了脸,人又被困在这,落魄至极,早已不是她的对手了,对手太弱,她只觉得没意思。不过顾颜怎么好意思问她这些话?顾颜难道忘了自己是怎么陷害别人,又怎么针对她这个姐姐的?“你扪心自问你做了多少针对我的事?你这样的人,竟然好意思问我为什么这样对你?你指望我怎么回答?至于你的脸,只准你用毒蘑菇害我,不准我给你下毒?我只能说你是活该啊!”

她真的什么都知道,顾颜歇斯底里:“这都怪谁?要不是你不肯救我,我怎么也不会出此下策!”

都到了这时候还冥顽不灵,自己底色都是黑的,还处处埋怨别人,顾颜这样的人真是被沈氏宠坏了。

宋朝夕好笑地摇摇头:“你这人真有意思,自己陷害别人,从不觉得有错,别人将计就计陷害你,倒都是别人的错。吃相能不能别这般难看?且不说你害我这些,只说你陷害素心,若不是我将计就计,素心如今连命都保不住,我也早就被你害得小产了。若真如此,我们就会身份颠倒,被囚禁的人会换成我,而你会以胜利者的姿态来嘲讽我,看我的笑话!顾颜,独木桥只有一根,我走过来,你活该要待在那一头。你也别怨我,要怪就怪你自己,你我走到今日,全是你一手造成的!是好是坏,各自承受罢了!”

顾颜失魂落魄地瘫倒在地,是啊,她和宋朝夕一胎双生,本该是亲姐妹,却从出生开始,便注定了竞争关系。听人说,这世界上有些人姐妹缘分深,有些人却要浅一些,或许她和宋朝夕就是浅的人。她们终究不能和其他姐妹一样亲密。

但她怎么能甘心呢?她和容恒本该夫妻恩爱,生儿育女,一路白头。可她如今没了孩子,没了他的宠爱,被关在这一方院子里,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才能到头啊?

顾颜皮肤皱巴巴的,脸也瘦得厉害,还算清澈的眼睛却渐渐失了原来的模样。宋朝夕靠近她这张脸,忽而极淡地笑了笑:“是那个薛神医替你整的骨吧?妹妹有多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