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6 章

“容Z,若你再不让开,我便要踏着你的尸首走过去!”

容Z笑得有些随意,“你试试看。”

七王爷牵马时想到自己不太灵活的手臂,后来他弄清楚是宋朝夕背后捣鬼,杀了宋朝夕的心都有了。若他登基,即便不得已兑现承诺,保国公府百年昌荣,却也容不下宋朝夕。如今谈判崩了,他也不掩饰自己的心思,“你知道我登基后最想做的事是什么吗?我要杀了你夫人!”

容Z眸色骤冷,脸色终于沉了,“找死!”

七王爷挥剑,他的部下立刻补位而上,铠甲摩擦的声响划破夜空,长矛齐刷刷对准容Z。

是训练有素的兵将,可这些放在容Z眼中便不够看了。他治军严苛,看不惯这种假把式。

“你可知我带了多少人马?若你乖乖束手就擒,我保证饶你一命!容Z,即便你不惜命,也该为手下的将士想想,他们也是有老有小的人,若平白无故死在这,那该多冤啊!”

容Z不语,他行军打仗时一向不多话。陆骁倒是看不惯七王爷的嚣张,冷笑一声:“怕死还打什么仗!七王爷若是怕死,不如现在就滚回去,给家里的奶娃娃换尿布!”

笑声四起,七王爷冷喝:“找死!”

他挥手向前,本该整齐划一行进的将士们却忽而手捂腹部,口吐白沫。战马更是暴躁地甩着马蹄,躁动异常。这明显是中毒的症状,行军打仗最忌讳粮草出问题,七王爷大惊失色,“你下了毒?什么时候的事?”

容Z神色很淡:“真要说起来,从你离开京城的那天便开始部署了。”

七王爷面色大变,他离开京城时走得隐秘,自以为万无一失,却不曾想,容Z那时候便已经盯上了他,却这大半年来时刻未曾松懈。这么多将士和战马忽而生病,最有可能的便是食用的水出了问题,可这些事一向盯得严,他不可能犯这样的错误。

“我军中粮草日日有人把手,不可能让你钻了漏子!”

容Z笑得有些冷,“若把手的将领是我的人,我便不需要钻漏子。我带兵打仗近二十年,对军中的了解比你多,你给了我时间,我怎么不可能不去部署?不过我承认你的手腕还是有的,我没想到你竟然能谋害到皇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