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5 章

法维斯今天起了个大早,军部两位军部上将千里迢迢跑来这颗小行星,自然是有军务在身的,倒不像林屿,典型的富贵闲人一个。

而身为其中之一的法维斯,军部里大大小小的许多事都离不开他操手。

在军部里可没有睡懒觉这个说法,倘若是早会通常六点就要起。

但自家雄主法维斯自然是了解的,不睡到自然醒大概是不会从床上下来的。

雄虫这个点还没睡醒,只是听见动静下意识伸手去拽法维斯的衣角:“…做什么去?”

“今天有场早会。”

林屿还被来得及回话,法维斯就忽而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来了一句:“不能带您去。”

三秒后,果不其然被子里传出雄虫闷闷的疑问声:“…为什么?”

有什么不能带他的,他又不进会议室,法维斯以前都带着他。

军雌半晌不回话,越想越不对劲,林屿静默片刻,半睁着眼坐了起来,摸索着手边的外套。

法维斯看着他的动作明知故问道:“您起来做什么?”

“我陪你一起。”

“我又不是虫崽,哪里需要您陪?”法维斯边系扣子边俯身,语气还算平静,可唇角的弧度却比光能枪还难压。

他看着雄虫艰难摸索着将衣服翻面,意味不明的道:“而且会议要开好几轮,您也要去吗?”

林屿没怎么犹豫的点了点他。

法维斯将肩章戴好,矮身坐到雄虫旁边,边帮他穿衣服边心情颇好的炫耀道:“雄主您太粘虫可怎么办。”

林屿盯着他看了片刻,又收回视线垂下眸,很是确定的点点头:“你故意的。”

他说军雌怎么突然那样,怕是本就存了让他去的想法,故意那样说,好让他自己主动跟着。

嗯,被看出来了。

法维斯眼中的笑越发藏不住。

可是林屿已经起了,外套都穿好了,凉风一激无比清醒的头脑堵死了他睡回笼觉的路。

林屿伸手将他手里的裤子抽了出来:“我自己来。”

法维斯见他抿着唇,不愿意看他,又怕真将他惹气了,又凑过去细细的哄:“您别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