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2 章

林屿带着法维斯在晚上十点左右赴了夏予川的约。

虽然他和夏予川相识已久,法维斯和伊德洛尔大概也知道他们的关系,但一直以来却一直缺一个将双方雌君带在一起相互介绍的机会。

不知道虫族是怎么样的,但依照夏予川和林屿的观念,将自己的对象介绍给兄弟或者朋友是一种尊重。

并且对于林屿来说让身边虫全都知晓他和法维斯的亲密关系其实也是一种变相的秀恩爱。

“林哥你真不害臊。”一推开门,一道熟悉的声音突然光临他的耳边。

赫然便是夏予川。

林屿不知道他突然间又发的是什么疯,他低头看了看,除了法维斯拉着他的手以外,他们什么不知廉耻的事也没做。

夏予川似乎已经坐着等了有一会儿了,站起来抖了抖衣服,伸了个懒腰,与走过来的林屿四目相对,语气略带嫌弃:“谁家男子汉大雄虫睡觉还需要雌君抱抱。”

林屿:“……”

不懂他是怎么知道的。

林屿沉默一瞬,开口为自己找补道:“我没……”

夏予川一脸兴味的打断他:“你别解释了,我都懂。”

这世界上传的最快的就是八卦,他下午也不过就是被法维斯抱了抱,没想到连夏予川这个不在场的都已经知道了。

“我的雌君,法维斯.阿莱顿。”林屿落座对着夏予川开口,随即又转过头看向法维斯,“朋友,安伦.加西亚。”

法维斯将左手抵在右胸,以坐着的姿势小幅度的微微俯了俯身,那是一个极为优雅的贵族见面礼。

夏予川也跟着回了一个,然后抬起头平视着林屿的眼睛,笑了笑道:“我的雌君,伊德洛尔。”

“我的朋友,林屿。”

由此,他们两方也算是正式认识了。

伊德洛尔与法维斯各代表着军部两个不同利益中心,自然时常听闻对方的名号,早在他们各自没有结婚时手下贵族军区和平民军区的部下便时常起冲突,他们身为上将处理了不少这种事,自然对对方早已熟识。

出于雄虫保护法,他们虽不会对雄虫的社交进行干涉,但实际来说对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