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9 章

“喂。”

“他精神腺里有东西。”米尔林的声音从通讯器对面传来,“就像是…他也有精神力一般。”

法维斯的指尖死死攥住通讯器,声音发紧的问道:“那是什么?”

“不知道,查不出来,这么多年我也是第一次见这样的情况。”

米尔林沉默片刻:“法维斯,我还是建议你带他去莱诺斯看看,毕竟我不是专攻雄虫的,国内目前最尖端的雄虫科医生对此也是一头雾水,想来只有一直住在莱诺斯的那位,能看出个一二了。”

“你不是上次说正好要去那里出差吗?跟你雄主说说,但我这边也会一直找其他医生联合查看,你不用太担心。”

法维斯垂下眸子‘嗯’了一声道:“多谢。”

‘嘟’的一声,通讯被挂断,法维斯抬头看着眼前的府邸的大门,抬脚走了进去。

仆虫们在准备晚饭,看见法维斯回来后立刻凑上去问道:“阁下还在睡,要上前叫醒阁下吗?”

法维斯一边将身上的大衣脱下一边蹙眉反问:“从我早上离开后一直没醒吗?”

“是的,大人。”

他们也曾在门口试图将雄虫唤下来吃午饭,但无奈一直没有回音,又因着雄虫不喜欢除了上将以外未经他许可的他虫随意进出他卧室,加上法维斯中午也没回来,于是也只能放任雄虫这么一直睡到现在。

“我知道,你们不用管了。”军雌拜拜手,将衣服随手甩在沙发上,起身上了二楼。

雄虫果不其然如仆虫们说的那样还在睡,法维斯走过去,放轻声音,弯下腰唤着雄虫。

“雄主,已经下午了,睡久了身上疼。”

听到他的声音林屿极为缓慢的动了动,但是抵不过身上巨大的困意,尤其是军雌一靠近,他的手带着凉意自动往他衣服底下探去,试图找到更温暖的地方。

法维斯用指尖碰了碰他的脸,试图让雄虫清醒清醒。

雄虫偏头躲开他的动作,迷迷糊糊间摸索到军雌作乱的手,放在唇边胡乱的亲了一口,然后哄道:“好了…”似是想要用这个吻贿赂军雌一般。

法维斯看着这样的雄虫,真是一点办法也没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