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8 章

法维斯回来时,客厅的灯还开着,进到卧室时却发现雄虫已经睡着了。

法维斯这才明白对方是在客厅给自己留了灯。

林屿睡得朦朦胧胧间听见脚步声,强撑着惺忪的睡眼,朝着军雌伸出手。

“你回来了…”

法维斯立刻心领神会的上前,将黑发的雄虫抱进自己怀里。

林屿睡了有一会儿了,身上睡得暖烘烘的,而法维斯风尘仆仆的从军部回来,就算是坐飞行器,可衣服上还是带着冷气,摸着还有些凉,抱起来其实并没有那么舒服。

可林屿就是觉得安心,不仅不松开,反而还下意识环紧了几l分。

法维斯与林屿贴着这般近,就是呼吸频率他也能感知到,何况是小动作。

但就是这样一个简单到微不足道的小动作,就让军雌冷硬的内心软的一塌糊涂。

不光是他,其实安塞伦斯的绝大部分雌虫,终其一生所求的也不过如此了。

深夜一盏昏黄的灯光,雄虫一个温暖的拥抱。

一生漫长,只求这个怀抱。

法维斯将林屿抱在怀里深吸了几l口散发着广玉兰香气的信息素,唇瓣蹭过皮肤吐露出灼热的热息。

“雄主,我去洗澡,您先乖乖睡一会儿,好吗?”

雄虫低低的“嗯”了一声,算作回应,只不过林屿实在困的不行,不太愿意挪动。

“又回来这么晚…”军雌刚才身上冷就算了,他这抱了两下后很快就感受到了对方军服下递过来的热量,比他的被窝里还要暖和,这下又不乐意松手了。

对于让雄虫‘独守空房’这件事,法维斯确实感到极为愧疚,这本该是他作为雌君的要务,却连如此都不能满足,大概安塞伦斯甚至整个虫族都没有哪个雌虫能在自己雄主那里受到他这样的待遇了。

“抱歉雄主,在军部那边耽搁了。”

半哄半骗的将雄虫哄回被子里,随后利落的脱下身上的军服放进洗衣间。

半晌,浴室的水声将歇,法维斯一身水汽从浴室出来时,林屿已经睡得比较熟了。

法维斯掀开被子上床,拨弄了下他额前被压住的黑色碎发,随后倾身蹭过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