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7 章

“……”

“不要脸…”夏予川惊呆了,像是完全没有想到这是林屿会说出来的话。

“你根本不是我认识的林哥,你把林哥还给我。”

林屿扔掉擦药的棉签,眼都不抬:“说完废话了就挂掉通讯,我还有事。”

夏予川一脸心知肚明的揶揄神情。

……

浴室中雾气蒸腾,耳边是隐隐的水流声。

军雌缓缓睁开眼,然后神情紧张的坐起身子,直到察觉身上雄虫的手,确认林屿就在自己身边时才松懈下来。

他看着蹲在浴缸旁边低头给自己挤着沐浴乳看不清神情的雄虫,犹豫又试探着喊了一句:“…雄主。”

雄虫垂着眸轻轻应声:“嗯。”

雌虫闻言视线猛然间一亮,放在浴缸边上的手指赫然收紧,语气忐忑道:“您…原谅我了吗?”

“什么?”林屿继续着动作,抬手将打好泡沫的沐浴乳抹在军雌身上,嘴中却明知故问道。

法维斯身上还有些残余的药效,被雄虫这么一触碰,又是禁不住的缩了一下:“您知道的…”

“这样不好吗?我不管你,你想做什么都可以。”雄虫的动作缓了下来,他抬起脸,神色是刻意的冷淡,“你不用再跟我交待,也不需要经过我的同意,我不会阻拦你,更不会骂你和你置气。”

“这样不好吗?”林屿将这句话问了两遍,似乎想要就此窥探他的真心。

法维斯伸出手拽住雄虫的衣角,声音还算冷静,却听出一丝隐藏的颤抖:“不好,我不要……”

“本来之前也是我擅自管你,我从没说过你需要,不然怎么明知我会生气也不反抗?”

“难道我的存在影响你们‘父慈子孝’了吗?”一瞬间,雄虫的瞳孔变的极为深邃可怖,像是一个蛰伏着的黑洞,即将要将眼前的虫吸入深渊。

林屿也没想到自己越说情绪越是翻涌,他本来以为自己早都冷静下来了,却没想到刚才在为军雌洗澡时看见那依旧残留的鞭痕印子而感到的怒火中烧依旧还压在心底作祟。

身上本来还算温和的信息素也因为主虫的情绪变化,顷刻间变得极为危险和不安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