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6 章

法维斯坐在星舰上,十多分钟了,却只感受到了微微的发热。

太慢了这剂量…

根本就只是助兴的作用,完全无法让他失去什么理智。

是害怕他暴走吗?

法维斯用手背盖住眼睛,声音淡淡:“贪生怕死的东西…”

下药的手段这么烂就算了,这种程度居然也拿来给他喝。

法维斯按住身侧的置物柜,思忖片刻,从中拿出一管没有稀释过的促进药剂院液,拔掉针冒,对着自己的血管打了进去。

德尔文眼尖的发现了法维斯的动作,认出那管药剂时心都跳到了嗓子眼:“上将?!”

“这一管打进去您当场就会危及您的精神力状态的!”

法维斯却格外淡定的摇了摇头:“只推一点没关系,不会暴动的。”

因为雄虫的出现,他的精神力一直都处于一个极其平稳的状态,少量注射根本不会使他精神力过度波动。

但却会使他处于一个类似于醉酒或者被信息素引诱半发.情的状态,这足够骗得雄虫心软了。

不过为了防止自己意外暴动伤害到雄虫的可能,他还是在安全用量范围内又减少了一些。

德尔文扶着法维斯走进上将府邸时,雄虫彼时正坐在客厅看书,身边仆虫们来来回回经过打扫着。

雄虫的视线落在侧垂着脑袋的法维斯身上,眸光一凝,放下手上的书上前问道:“怎么回事?”

声音虽然冷,但隐隐听的出一丝急促。

德尔文感受着雄虫几乎可以称得上刺骨的视线,硬着脑袋撒谎:“额……上将他…”

“不慎被下了药激发了精神力,目前是紊乱状态。”

林屿伸出手撩开军雌脸侧垂下的发,感受着手下不同寻常的热度,追问道:“什么药?”

德尔文生怕露馅,恨不得将台词一口气全部说完,嘴比脑子还快:“促进药剂,刚才参加某个家族的宴会,被一只雄虫下到了上将的酒里,大人他……不慎中招了。”

这个药剂林屿自然是不陌生的,毕竟原主就是因为私自给法维斯用了这个药,没控制好剂量,结果被精神力暴动的军雌干掉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