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4 章

维拉利看着眼前的军雌还是感到不能相信:“……您真的结婚了?”

法维斯用热水将茶叶浇开,抬眸看了他一眼:“你好像很不希望我结婚?”

维拉利当然不希望了。

在他眼中法维斯是第一军的统帅,帝国战神,是被所有虫敬仰的存在,是万千军雌的精神寄托,而雄虫这些好吃懒做的渣虫们又怎么配的上他们战功赫赫的上将!

维拉利看着法维斯的侧脸,想着曾经在报道和其他雌虫口中听到的关于雄虫的残暴事迹,禁不住唇线一抿,嘴角下垂,一副欲哭不哭生无可恋的样子:“…您、您怎么会这么早就被雄虫糟蹋了!”

“……”

法维斯放下手中的小茶碗,无奈的揉揉眉心:“没谁糟蹋我。”

维拉利泪眼汪汪什么都听不进去:“那只雄虫对您一定很差吧!我这说的简直是废话,我们虫族哪里有什么好雄虫了…”

法维斯试图跟他解释:“你误会了…雄主待我很好。”

可维拉利对于雄虫的恶劣印象早已经深入骨髓,直到法维斯一再保证自己没说谎,确实很认真时,这才堪堪收住怜悯的眼泪,用很是怀疑的眼神直勾勾的打量:“真的吗…?不过该说不说您的精神力似乎比之前确实强韧了许多……”

他依稀记得他走之前法维斯已经濒临僵化症边缘,这次回来时对方手腕处却意外的干干净净,丝毫没有僵化时该有的虫纹,并且今天一打照面他就感受到了对方身上那久违的,浑厚又平稳的来自S3级军雌的精神力。

看来那雄虫倒也不完全是除了一张脸以外一无是处,这方面倒是居然也派上了还不小的作用。

法维斯将茶递给他一杯:“你那边情况怎么样?”

维拉利伸手接过,一饮而尽,但显然喝不惯这个淡玩意,呸了两口这才回答起法维斯的问题:“差不多剿灭干净了,不过那颗星球环境真是差,基层设施也很是不行,主要被黑星那伙子恶虫们违法发动的大小战争给打垮了。”

“还有您之前让我查到那只雄虫,确实是如您所说,太难查了,不过我机缘巧合之下倒是得到了些意外收获。”

法维斯凝眉看向他:“什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