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3 章

“……”

雄虫素来总是一副看不出情绪的样子,哪怕此时说着这样的话,低头垂眼的模样也像是在一本正经的念文章,仿佛完全不知道自己刚才用多暧昧的词汇喊自己,撒娇般央求自己多照顾他。

雄虫似乎很清晰的明白自己对军雌的致命引力。

法维斯明知他是开玩笑才这么说,却还是禁不住软了心尖:“我还不够照顾您吗?”

他对雄虫真真才是捧在手心怕碎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雄虫靠在窗户上,修长漂亮的身形微动,深邃眼睛像是黑色的深渊,声音暗哑,带着莫名的引力:“不可以更多吗?”

军雌呼吸一窒。

当然可以,完全可以,怎么不可以。

面对雄虫,多照顾都不算多。

“雄主要什么都可以,我的一切都是属于您的,包括我。”

“不过…”军雌忽而叹了口气,“也许不该带雄主您来的…您如果一直在我眼前我根本没办法好好工作了……”

这么说着,法维斯支着额头拉开抽屉又从里面拿出了一架眼镜:“之前就配好了,您总是不带。”

每次叫雄虫戴一会儿矫正镜,一个没看住虫就跑了,次次只留下一个孤零零的眼镜,他一路丢法维斯就一路跟在后面捡,随时随地从兜里掏出来抓紧给他戴一会儿。

“本来就没什么大问题。”林屿接过眼镜,状似随意的问道:“体检结果如何了?”

法维斯的神情忽然凝滞片刻,垂下眸子,模棱两可的道:“还没出来。”

雄虫将在指尖上盘玩的眼镜带在鼻梁骨上,眼底被镜片折射出一道反光,看不清神情:“为什么这么久?是…出什么问题了吗?”

话音落下,林屿抬起眼去打量军雌的表情。

法维斯将他重新按回床上,调节了下暖气,温声道:“不知道呢,或许是米尔林最近比较忙,您不用担心,如果有问题他定会立刻知会我的。”

雄虫的身体确实出了些问题,但雄虫目前本来就有伤在身,法维斯不想让他再担心,不论是什么问题他一定会倾尽所有去解决,雄虫只需要在他的庇护下幸福快乐就够了。

不要再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