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2 章

法维斯休了一周的假,他们难得有时间这样腻着,过的很是愉快,法维斯虽然是个军雌但在对待林屿的一切事物上面都周到细心的不像话,把雄虫照顾的很好。

尤其对方还学了不少药补的汤,雄虫之前因为失血过多的缘故搞得脸色很是苍白,这么几天楞是叫他补的面色红润。

直到某个深夜,嗓子中一阵干咳将他弄醒了,摸索着床铺坐起来,刚准备出去喝口水,手上骤然袭来一道力将他拽了回去。

军雌炙热的胸膛靠了上来,低沉的声音乍响在耳边,让林屿清醒了不少:“您去哪里?”

林屿慢慢回过头,对上对方那双极为清明的双眼,青色的眸子在夜间反射着莹莹青光,如同某种真正看守领地的野兽,缓缓开口道:“我想喝水。”

法维斯闻言松开手便要起身:“我陪您去。”

林屿扫了他一眼,按停他的动作,问道:“你没睡吗?”

法维斯垂眸不语:“……”

雄虫站起来回过身,与军雌面对面:“为什么不睡觉?”

“……”

林屿俯下身,语气中透露出一丝坚决:“我很困,但你如果不说我是不会睡的。”

法维斯,带着一丝深藏的苍然与惶恐:“……害怕。”

“怕什么?”林屿下意识反问,却又在下一瞬间意识到了什么。

他掀开被子坐回军雌身边,低头在他眼睫之上落下一个吻,人生第一次如此耐心的哄慰着:“我说过了,我已经没事了。”

“你不要过度担忧了。”

军雌低下头,长睫盖住了他眼底全部是神色,看不清他的神情,只能听到一句闷闷的:“我知道了,雄主。”

“您不是要喝水吗?我陪您下去。”法维斯抬起头,似乎是为了让雄虫放心,他随后又立刻补充了一句:“然后您再陪我睡觉,好吗?”

林屿点点头,法维斯拉着他下了楼。

雄虫站在饮水机前,银色的月光打在他的颈侧,给雄虫更添几分清贵的同时又显出仿佛一触即碎的苍白脆弱。

法维斯的视线下移到雄虫的腹部,虽然此时那里被衣服遮挡住了,但法维斯还是清楚的记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