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0 章

林屿安静的倒在血泊中,激烈的大雨一刻不停,似要冲刷一切。

漆黑的雨夜,亚雌焦急的等待着,他刚才在雄虫昏迷后又接到了来自军区的通讯,告诉他守在原地不要动,最好一直保持通讯畅通。

但无奈这雨实在太大,他一个业余的冒险者购买终端时着实没能考虑到这种恶劣的天气,眼看着终端不断滋滋作响,害怕失去唯一求救工具的他最后只能被迫中断通讯。

结果刚一挂断通讯,他还没来得及喘口气,一低头,刚才还隐隐有微弱呼吸声的雄虫此刻彻底失了声。

他心中瞬间咯噔一下,缓缓伸出手去试探对方的鼻息,然后神情惊恐的后退。

或许是雨水的干扰,又或者是心理的暗示,在刚才那一瞬间,他似乎真的没感受到哪怕一丝的热气。

这只雄虫…死了?!

老天!他只是来探个险而已啊!遇到大雨和泥石流就算了,怎么还有这种事啊!

他该不会被雄保会捉走吧!

就当他反复给自己做心理建设,准备再试一次时,耳边忽而传来巨大的飞行器引擎声。

随后是一阵快速的风,递过来一声极为焦急的呼唤。

“雄主!”那声音中的情绪极为复杂,焦急、困苦、愤恨、憎恶、甚至其中隐隐含着哭腔。

亚雌闻声抬头看去,一只速度极快的军雌在瞬息间以他根本无法反应的速度便冲了过来,耳边是震天的脚步声,往远处看去,一群军雌浩浩荡荡的朝这里走来。

而眼前这只穿着黑金军服的军雌,赫然便是他们的首领。

他手上的探照灯因为刚才的惊慌没来的及做防水保护,此时在雨夜中一闪一闪,看上去离坏掉似乎不远了。

亚雌缓缓举起快要失灵的灯,终于看清眼前虫的模样。

那是连亚雌也要避其锋芒的长相,虽然安塞伦斯的雄虫们大多更喜欢长相更偏精致柔和的亚雌们,可眼前这张轮廓立体,如同被刀锋刻过般的面容,就算是一只军雌,却也是任谁都不能说是难看。

雨水划过他的眼角,像泪一般。

亚雌盯着他一直看,直到手中灯筒快速闪过几下,然后彻底熄灭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