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8 章

一条无法定位的通讯打进了焦灼的外军基地。

他们不用想都知道是谁。

而抽了一宿烟的法维斯此时脸色格外的憔悴,状态是明显的不对劲。

但好在目前神情倒也还算稳定,大量的尼古丁正不断的压制着他的情绪。

只不过接到通讯的第一句,便还是暴露了心中的波涛。

“雄主在哪里。”军雌极其沙哑的声音在室内响起。

拉德尔则在一边与法维斯并肩,神情冰冷幽深的看向对面的军雌:“赫提亚,你已经暴露了。”

昨天他亲自出手将雄虫掳走的视频以及声源资料此刻就安静的躺在资料库里,这么多证据加起来,一旦开庭,赫提亚不仅百分之一百无法胜诉,反而还会因为一系列罪名面临枪决。

“好久不见,拉德尔。”赫提亚却并不对他说的话感到丝毫的诧异。

“我知道你有证据,但你们敢发吗?”

他该那样做赌的就是法维斯对那只雄虫的在乎程度。

很明显,法维斯这样子简直就像是明晃晃的告诉他,他赌对了。

赫提亚仰着头,欣赏着眼前法维斯难得的狼狈:“明天早上九点开庭前,在整个星网上公开直接播承认这一切都是自己主导的,承认自己就是那个通敌叛国的罪虫。”

“然后交出第一军的所有的权限。”

“如果做不到,那结果也不会是您想要的,上将。”

拉德尔闻言转头抓住法维斯:“上将,这是陷阱!”

赫提亚不过是想要先的权再夺命而已!

如果用这样的方法救回了林屿,就算夺过帝国的审判,法维斯却也难以保全自己了!

一旦承认罪行,赫提亚可以就地格杀法维斯,绝对不会给他翻供的机会!

就算侥幸逃出了安塞伦斯,纵使再强,也抵挡不住日夜的追杀,总有精疲力尽的那一天!

法维斯可以赢无数次,但赫提亚只需要赢一次!

赫提亚见法维斯不说话,本来只是上挑的嘴角此时却笑的格外开怀。

他不怕法维斯没反应,没有反应就是最大的反应。

说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