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5 章

“雄主……”

法维斯伸出拉住转身的雄虫:“您再喊一遍吧?嗯?”

林屿哪里肯:“没了。”

法维斯的手抚开雄虫的黑发,捧着他的下颚,抵着他的额头,呼吸以极近的距离交缠,语气固执的不依不饶起来:“再喊一遍吧。”

雄虫还是不愿意。

军雌学了套恩威并施,阴测测的威胁:“您若是不愿意现在喊,晚间床上喊也是一样。”

威胁完后不待对方发作,法维斯又立刻软下语气:“喊吧…求您。”

“…这次让我彻底记住。”

林屿最终抵不过他的央求,又唤了一句:“哥哥。”

军雌口头几句话便很轻易的再次得到了他所求的。

雄虫的偏爱真是恐怖如斯啊…格纳如何也求而不得的东西,自己这般便轻易的得到了。

法维斯的呼吸变得有些急促,这种毫不遮掩的偏爱带来一种难以言喻的兴奋感,心尖是控制不住的心潮澎湃。

他激动的指尖都在颤抖。

雄虫…终于愿意对他予给予求了。

法维斯一下子抵了上去,吻的极凶。

“等等……”

林屿在接吻换气的间隙才艰难想起这里还有一只虫在看着。

而那只在前面的引路的军雌走到尽头才发觉身后突然一空,沿着路走回来正好撞见这一幕。

他看了看表,时间就快要到了,一旦超时恐怕又要重新申请密钥开门。

于是他缩了缩脖子,思索再三还是上前阻拦道:“呃…法维斯大人,还请克制一些…”

这里可是监牢,竟然当真这样不管不顾?

虽然他并不隶属于军部,但是想必只要平时上点网的不论雌虫雄虫,大概都对这位帝国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想帝国战神很有耳闻。

这位从年少起就因卓绝天赋而被广大民众所熟知的天才军雌,后来又以狠厉的杀伐手段,机器一样执行力而闻名的第一上将。

他以往被派遣到军部处理公文史,也曾跟着同时们远远的见过这位上将一面,真是没说错,跟雪山一样冷。

其他军雌走在他身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