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3 章

最后林屿顶着满脖子的印子跟着他一起到了审查部。

穿越的一楼会客厅的一路上不少雌虫都有意无意的朝他们这边瞟。

明显也有不少眼尖的看到了他脖子上的吻痕,聚集在一起窃窃私语个不停。

好在法维斯名气很大,领着他一上电梯,原本零散在电梯里面的雌虫们纷纷避开,似乎是很怕和他们扯上什么关系。

而这一切丝毫不影响法维斯一路上前所未见的好心情。

他们站在电梯中间,无数虫的眼皮子底下,垂在大衣下的两双手暗暗十指相扣。

法维斯似乎对此感到很满意,一路上捏的极紧,一直到出了电梯后林屿扫了他一眼,这才松开。

“满意了?”林屿问。

法维斯与雄虫对视,极为诚恳的点头:“嗯。”从眼神中的亮光可以判断出说的大概是真心话。

“那就走吧。”林屿矜持的将手塞进口袋里,微微勾唇,大步走在向了前面。

前面另一只军雌为他们引着路。

回廊很长且格外曲折,这里是地下,纵使电灯不间断的长明依旧有些说不出的压抑。

军雌略一俯身:“上将、阁下,按照之前的约定您们需要在一小时内结束谈话。”

对方低着头,一板一眼的宣读着守则:“请勿解开罪犯身上的任何束缚装置,会谈内容全程录像,如有需要可也随时通知。”

法维斯沉声回答他:“知道了,退下吧。”

军雌点点头,为他们打开门,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

林屿点头率先走了进去,而法维斯则紧跟在他身后。

短短阔别几日,格纳的状态比上次还要差上许多,不仅带上了四个电子镣铐,还缠了不少锁链。

他之前做的那些蠢操作,也算是变相毁了那些虫的计划,就知道赫提亚他们估计不会让他这么轻易好过。

“你们又来——”军雌已经呕哑的嗓音依旧带着桀骜不驯的语气,话说一半他忽然抬起头,瞳眸紧缩,不可置信的顿住:“是你…!”

“怎么可能……”格纳身体不停前倾,似乎想要站到林屿面前来确认一般。

“你怎么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