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2 章

然后看着手中的药剂静默三秒,一饮而尽。

转头直直盯着军雌,满脸写着几乎可见的两个字:快说。

法维斯低笑一声:“难得看见雄主这么心急。”

林屿不许他对说废话:“说。”

法维斯拿出一沓资料,逐一摊开展现在雄虫面前:“我派虫去到您当年的出生地,安拉慈星寻找您寄住过的那个雄虫中心。”

“但很不巧的是那颗星球地处安塞伦斯的边缘,是边缘星中的边缘星,与其他不少小心国互为邻里,您在那里的十多年恰好是帝国对其最后的统辖期。”

安拉慈虽说在明面上有国境划分,但实际上确是处于军事缓冲带,俗称停火线,那里战乱不断,政.治军事力量错综复杂,大部分国家哪怕将其收归,也不会在这里发展什么经济,所以安拉慈星一直是有名的贫民星。

当然,那一带这样的边缘星有很多,但唯独安拉慈这一颗混乱的无出其右,所以是不少罪大恶极的罪虫流放、藏匿之地。

百年前壮大了的安塞伦斯打服了该地区其他周边星域,所以短暂的获得了该地区一百年的统辖期,而在这具身体十七岁那年,统辖到期,按照之前的规定,此地百年间繁衍的等级高于C1级年纪大于十岁小于三十岁的雄虫全被带回了安塞伦斯。

脱离安塞伦斯辖制后,这颗星球再次迎来了混乱的战.争,而那个雄虫中心也几经掠夺辗转,法维斯去时虽然还顽强的‘健在’但早已经找不到当年的存储资料的储存条。

全部丢失在了战火之中。

他也曾在帝国虫口登记处查询,却依旧没能找到任何有关于雄虫身世的资料。

从雄虫登记进入安塞伦斯虫口库时,除了等级,他一无所有。

双亲姓名处不论在何地仍然只有一个残忍的‘无’字。

军雌青色的眼眸微动:“不过虽然没能找到关于您雄父的任何消息,但却调查到了一只跟您雄父关系匪浅的虫。”

林屿蹙眉:“谁?”

“是一只亚雌,名为莱拉。”

林屿对这个名字可谓闻所未闻的陌生:“…那是谁?”

“直接说名字您可能完全没印象,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