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7 章

林屿正坐在床上看书,卧室门却突兀的被敲响。

林屿下意识以为是法维斯回来了,可等到下了床才想起若是法维斯大概率直接推门进来了。

果不其然,打开门后是来者是法维斯身边的护卫。

林屿问道:“法维斯呢?”

“上将今天还是回不来,让我跟您说一声,叫您别等他了,先睡。”

林屿慢慢合上书:“…又不回来?”

这已经是第四天了。

就只隔着一层楼而已,不知道的还以为谈的是什么异地恋。

每次天蒙蒙亮在他脸上亲一口就走,晚上等他睡了才回来的守寡日子到底他要过到什么时候。

林屿转身将书放回到架子上:“他现在在哪里?”

“上将么?呃…此时应该是与其他几位长官在监控室。”

“我知道了。”

军雌闻言见自己的意思已经传达到了,正准备离开,却听见雄虫下一刻道:“带我过去。”

——

军雌一路战战兢兢的领着雄虫往楼下走。

不时打量着雄虫算不得好的面色,心中暗暗为他们上将唏嘘,希望上将自求多福了。

“阁下,就是这间。”

林屿停在门口,随后直接伸手推开门,霎时,极其浓重的可见烟雾争先恐后的往外涌。

监控室内坐着几位军官,手上捏着烟头,低头聚精会神的盯着面前的光屏。

林屿将视线转向坐在最里面的法维斯,军雌此时的领口微敞,半靠在漆黑的皮椅上,同样正一眨不眨的看着眼前的光屏。

对方指尖夹着一根香烟,火星明明灭灭,发圈有些微散,白金发随意的半披在身后,其中几丝还顺着脸颊垂下,几丝烟雾从林屿常吻的那两片殷红的唇瓣溢出,灯光将雾气打透,缭绕间竟有一种稠艳的颓靡感。

听见开门的动静时军雌泊青色的眸子从烟雾的另一头随意落向他所在的方向。

军雌在他面前向来是严谨到连个扣子都不会扣错的虫,每每与他相处时也总是带着几乎能够溢出的谨慎,这副近乎颓靡的随性样子是林屿在往日中从未见过的。

而穿着一身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