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5 章

“怎么?”雄虫问。

“您的精神腺有一小簇奇怪的光团…”亚雌的声音听起来很是不妙,“…您之前一直没有感觉到有什么不舒服吗?”

“例如眩晕、刺痛、甚至呕吐。”

林屿仔细回忆了一下,回答他:“没有。”

虽然这原主是只雄虫且身子底感觉还不怎么样,但因为之后法维斯总是在饭里加些营养品和药剂调养,所以平常基本看不出什么大问题。

连感冒发烧什么的也少。

亚雌拧没观察着那光团的位置与形状:“如果是这个位置……”

他看向雄虫:“您睡着后会不会经常突然惊醒。”

林屿沉默片刻摇摇头:“我记忆里没有,或许之后我可以问问我的雌君。”

亚雌动作的手停了下来,面色闪过一瞬的讶异,犹豫一瞬,还是开口问道:“…您和您的雌君夜间是睡在一起的吗?”

虫族雄虫通常不固定睡眠伴侣。

他们跟皇帝一样,要用翻牌子来决定今晚‘侍寝’的虫选。

像是眼前雄虫说的这种,很是少见。

林屿侧头,并没有为他解答疑惑,只是面无表情的反问道:“这个跟检查有关吗?”

雄虫的声音带着一阵说不清的凉意,惊亚雌一下子回神:“哦没、没有……”

林屿转动视线:“那就继续检查。”

“好的……”亚雌深吸一口气,调整好自己的状态。

“阁下…那这里呢?”雌虫不知道又在仪器上按了什么。

“也没——”

林屿说不出来了,因为就在话音未落的一瞬间他脑袋里传来一阵剧烈的刺痛。

“呲呲呲——”

一阵电流声响彻他的脑海。

随后是混在电流不太清晰的电子音。

“08呲…13……呲…”

如此熟悉的声音林屿怎么会不知道,居然是消失已久的系统。

系统居然是一直这样寄居在他脑海里吗?

亚雌见雄虫冷汗都疼了下来,急忙拿起记录仪:“阁下这个我需要记下来,恐怕还要轻微刺激一下,可能会有点疼。”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