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0 章

一片漆黑的卧室中,只有香薰蜡烛带来微弱的亮芒。

室内旖旎声微微平息,一只修长白皙的手上若隐若现几个暧昧红痕,就这么有些懒散的扣在床沿。

林屿打开光脑,这才惊觉已是深夜。

星舰高速行驶外面几乎是一片漆黑,舰内的日光也是模拟的,就像灯管一样,所以只能通过电子表来判断时间。

林屿猜到这次时间应该很长,但令他也没想到竟是弄了六七个小时。

卧房内信息素浓郁到几近粘稠,林屿看着怀中依旧不安分的军雌,稍微推了推:“够了,天已经黑了……”

军雌感受到他的触碰于是再次缠了上来,已经转化发金的眸子亮的惊人,声音带着欲.求不满的沙哑:“您不行了吗……可我还想继续……”

林屿:“……”

“我没不行……”

军雌喘息着,银发从极具力量感的肩线滑落,几乎与林屿是眼睛垂直,像是明晃晃的勾.引:“…那就继续。”

法维斯亲下来的瞬间,林屿伸手捂住了他的唇。

——

深夜凌晨两点,林屿抱着法维斯与唯一值夜的医护兵面面相觑。

而一旁的法维斯似乎除了雄虫已经是谁也不认了。

医护兵看着黏在雄虫身上的自家上将,这诡异的画面让他尴尬的当真是头也不敢抬。

暗自后悔到底为什么要在今天值夜。

等明天法维斯上将清醒了,他估计也要干到头了。

但秉持着职业操守,他在心中暗叹一口气,伸手拿过病案,耐心的开始询问。

“上将近期是否总是很渴望与您进行肢体接触?”

林屿动动唇:“…算吧。”

之前倒是没注意,但这么一问林屿才突然察觉法维斯这两天确实是有些反常的粘人。

虽然法维斯之前偶尔也会黏他,但也不似这两天,动不动就要将他的手握住,然后翻来覆去的揉捏着,连索吻的频率都一下子剧增。

他还以为是确定心意导致的连锁反应,没想到竟然是因为这什么所谓的筑巢期。

医护兵闻言点头在本上记录,很快又问了第二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