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9 章

林屿余光扫到放在一边的书,这才想起之前给法维斯发消息的初衷。

他起身拿出一张纸,在纸上用虫族文字写上‘林随’,然后示意法维斯看过来:“你能不能查到这只虫?”

法维斯低头不解的看向这两个字:“这是…?”

“或许…是我的雄父。”

林屿又将那本书摆在他面前。

“这是我从格纳那里找来的,说是我雄父留给我的。”林屿蹙眉,“但我…全都不记得了。”

法维斯神色一变,眉间乍然收紧,似乎很是紧张:“您的记忆有损?”

“难道跟上次那奇怪的力量有关系?”法维斯站起来,急忙开始打量林屿。

“您还记得多少?”

“是什么时候不记得的?”

“除了这个您还有哪里难受?”

一个个问题如同连珠筒般发射。

军雌扶住雄虫的肩膀,见他还在发呆,神情是从未有过的急切:“您快告诉我。”

但这些问题太过密集,林屿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我一直都没什么印象…不论是格纳说的那些还是雌父雄父,我的记忆只有从到雄虫保护中心然后遇见你,再直至现在。”

军雌听见雄虫不是这时失去的记忆,才微微松了手上的力度,不知想起什么,视线有些失焦,像是在沉思。

“原来您一直不记得格纳吗?”

他原本以为雄虫对待格纳那么冷漠是因为他们过去之间也许有什么怨怼,但没想到却是因为什么都不记得。

法维斯低下头。

难怪雄虫对于格纳的态度那么敌意,原来竟是因为雄虫什么都不记得。

是了,现在想想雄虫后来第一回见到格纳时就对他表现的很是茫然。

法维斯深吸了一口气,慢慢的开始消化这个信息,这对他来说也有些突然了。

原本他对于格纳也算是胜券在握,但那些很大一部分都是建立在雄虫的态度之上。

论能力他自然是不怕的,但倘若论情感……恐怕很少会有虫在心上虫面前仍旧时时保持着自信。

毕竟对所有生物而言,未知才是最可怕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