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7 章

法维斯按开开关,录下来的交谈声霎时流出。

‘你确定你和赫提亚的办法天衣无缝吗……’

法维斯指尖按下暂停,已然清楚这里面是什么了,他盯着那黑色的迷你录音元件,复杂的望向雄虫:“您怎么得来的?”

格纳的嘴很硬,并且也是打定主意哪怕是要他死也不愿意让他们好过,一句实话也不肯说,很是顽抗。

再加上赫提亚和皇室的干涉情形届时会变得很是复杂,而这东西的出现对他们来说不亚于及时雨。

“格纳以为封了我的光脑,搜了身就万事大吉,平时在我面前说话并不禁忌。”

“至于这个…”林屿低头,“跟布莱西做的交换。”

“布莱西?格纳的那只雄虫?”法维斯在记忆中缓缓将这个名字对上号,“不过他为什么会帮雄主?”

“不是帮,他对格纳还有私情,能给我是因为他根本不知道这东西可以录音。”

“能帮到你吗?”

当然可以。

法维斯的选择是回以怀抱:“雄主…为什么这么好?”

好到让他真的一点也升不起放手的念头了。

“因为是你。”

若非对方是法维斯,是他心中的哪只军雌,他一定不会费时费力费心。

“您为什么这么好?”军雌又问了一遍。

林屿闻言动作一顿,反问:“难道你对我不好吗?”

法维斯的语气一下子落寞下来,就连眼神也暗淡了几分:“可我总觉得对您还不够好。”

往日如钻石般绽放光华的最强军雌,却也有如此黯然的时刻。

“我是个合格的雌君吗?”法维斯埋首在雄虫的颈窝,语气中透露出少见的迷茫脆弱,“我违抗您的命令,不能时刻陪在您的身边,妒忌您身边接近的任何虫,我也让您身陷囹圄,明明守护帝国对抗外族是自己的职责,您却还为了我在斡旋。”

他总觉得,时时委屈了雄虫。

有时,他甚至宁愿雄虫坏一些,再坏一些,随时随地的对他发脾气,做任何任性且想做的事。

只要雄虫能够活的自在,哪怕像从前一样…哪怕眼中再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