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6 章

“阁下,还请把手伸出来。”医护兵拿着取血针,左右为难的看向眼前俊美的雄虫。

他发誓,这是他见过的最好看的雄虫了。

这位阁下长的真的太过漂亮,黑发黑眸,纤长睫毛垂着,皮肤白的在灯下几乎透明,被他们上将搂在怀里,像是被虫神亲手雕琢镌刻出来的精致瓷器,只不过现在气色不好,整只虫看起来脆弱又苍白,仿佛多触碰一下便会破碎。

虽然对方漂亮是漂亮,但此时雄虫的脸色却不能违心的说是很好。

这位阁下好像很抗拒针头。

雄虫不肯配合,其他虫自然没有法子,又没得虫敢勉强他,只能全都求助般看向法维斯。

法维斯也很无奈,若是可以他也不愿意做违逆雄虫的事,但为了雄虫的身体健康,这抽血确实是不能不做的。

要让雄虫乖乖打针,这可真的算是天将降大任,法维斯没办法,也只能对着雄虫轻声哄道:“雄主,伸手。”

眼见对面还是没动作,法维斯轻叹一口气,凑到林屿耳边,轻轻咬了一下他的耳朵:“雄主,您也不想我一直在这里亲您吧?”

这里可围的都是虫啊。

林屿给了他一个‘你敢’的眼神。

法维斯笑了下:“那您就配合一下,很快的。”

雄虫只得不情不愿的掏出手腕。

法维斯这时又装模作样的当起了好人,对着医护兵说道:“轻一些。”

医护兵忙不迭点头。

林屿忍着抽到了头,好不容易熬过去了,结果见到对方竟然又拿出了一管。

林屿终于忍不了,拧眉质问:“怎么还有?”

医护兵听见他开口,连忙回答道:“阁下,因为需要化验多项,所以血量会大一些……”

其实这已经算是抽的少了的,要是按照往常还要抽上一管,以防预备,不过事前他们上将提前交待过,所以只能是他们物尽其用了。

林屿不好对外虫发脾气,毕竟他也是听令行事,只能任由对方继续动作,转而面无表情的看向身边的军雌。

谁知法维斯竟像是早有预知般低着头死活不与他对视。

林屿一只手抽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