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5 章

林屿接着往后翻,一页接着一页。

他本以为这会是什么关键的东西,结果一直翻到了最后一页,也没再发现什么线索。

唯一特别且颠覆他之前判断的,就是这比起科普著作更加像是拿给小孩子看到,里面插图比文字更多。

书并不厚,林屿一目十行很快便看完了,可颠来复去几遍,似乎里面值得关注的仅仅是那个名字而已。

林屿抬头看向一旁镜子里自己的镜像。

黑色的头发和极具东亚的长相。

倘若原主是在这里出生,那么这个同乡应该是身穿,所以可以生下带着地球人的基因。

可是,虽然他目前没发现这里的雄虫与地球男性有什么区别,但…地球的男性应该是没有信息素同时大概率也不具备让雌虫受孕的可能,尽管外表相同,但基因归根结底应该是不一样的。

所以在对方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黑发的雄虫…其实并不多见,他这具身体长的越来越像他自己,但格纳却说现在的他与原主的雄父长的很像,那…

没准可以查到。

既然生了孩子,那必定是有雌虫的,顺着这条线,也可以再找找出生记录。

他其实并没有好好了解过原主的身世,只知道如他一般是个孤儿L,其他的东西都在系统有意无意下被一笔带过了。

毕竟那时的他,除了对回到地球有那么一点点兴趣,其余的,对他来说都像是隔着一层泡沫般如梦似幻。

那些雌虫雄虫在他身边走来走去,比起说是同类,给他的感觉似乎更像是游戏里的NPC。

他们之间隔着玻璃和层层覆膜。

再后来,法维斯靠近一点,打破一点。

他自己动摇一点。

终于出现裂隙。

虽然继续看的价值不大,但林屿秉着谨慎的态度,还是打算再翻一遍看看有没有什么漏过的。

就在他刚从头翻了几页时。

“砰——”

门猛然被虫从外面踹开,一只浑身是血的军雌的冲了进来。

“不许进去!”

伴随着外面拉德尔的声音,不少粘稠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