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4 章

“我不可以跟你一起去吗?”

法维斯一听这话下意识就想要拿出之前那套前线危险,雄虫不能靠近的说辞,但即将出口的那一刹,他便又记起之前每次与雄虫关于这个争论时的不欢而散。

军雌最大的优点便是善于学习,所以法维斯这次终于学的聪明些了。

他咽下了那些没用的大道理,反而是将手套咬住,从掌根扯下,站起身来捧住雄虫的的脸,落下一个又一个吻。

一路从脸颊流连至颈窝,唇瓣所过之处泛起连串的痒意,林屿偏头躲避,伸手推他,示意自己不吃这套,没想到这却使得对方反而在他颈间埋头愈深。

林屿的手抵着他的肩,冰冷的肩章边缘传来坚硬的触感。

片刻,雄虫的指节被另一手攥住,甚至还借着惯性将他推倒在了床上。

水桶被凌乱的脚步的军靴踢得溅起几l丝水花,撒了一地,却无人理会。

林屿仰着头,信息素一丝一缕的飘了出来,激的军雌更甚。

他费力的将手从法维斯手里抽出,刚想要坐起来,却又被按回,军雌缠人的紧,亲吻的间隙还能不断与他斡旋,却又极其拿捏分寸,叫林屿起不来,却又不至于发火。

但几l番你来我往,雄虫几l次三番达不成目的便皱起眉头来,沉下脸刚要开口呵斥,却被对方眼疾手快的堵了上。

手动闭麦。

林屿:“……”

这是他头一次觉得对方比吵架时更难对付。

“法维…斯…”

军雌的手扣上雄虫的后脑,以一个不容许对方逃脱的姿势加深亲吻,亲时还不忘记哄:“雄主,您乖些。”

“不闹。”

军雌的吻越亲越深入,甚至逐渐激烈起来,林屿被按着亲的喘不过来气也不见对方停下。

氧气随着他们的呼吸交换而变的越来越稀少,可对方的攻势还是如此强烈,丝毫不让,林屿终于在此时也终于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雄虫的体质与军雌有着天然的差距,这个差距在生理上是各个方面的。

他知道,哪怕他今天就是被亲死在这里,对于军雌来说也只是多喘几l口气罢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