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3 章

等法维斯再次返回想要看看林屿有没有好好休息时,却发现那本该躺了虫的床铺,此刻却空空如也,吊针被拔出挂在一旁不停滴水。

而雄虫早已不在原地。

与此同时,在之前那间屋子里,林屿又再次看到了格纳。

看到他的那一瞬间林屿恍惚还以为回到了与法维斯重逢时,只不过这次,那个重伤濒死的成了格纳。

为了防止格纳向外求助,法维斯还特意在这个房间设了一名守卫。

“阁下?”见到来者是他,看守的军雌陡然一愣。

“嗯。”林屿轻应了一声算是打过招呼。

这这这…

他们上将的雄主怎么会来这里?

难道…

军雌的目光落在一旁血呼刺啦的格纳身上,他不由得想起之前听到的流言。

说是这个叛军头领格纳似乎与上将的雄主从前有过一段纠葛,在上将出征后还将这位阁下虏到这里来,其中曲折有很多版本,传的很是暧昧。

所以…那些传言莫不是真的?

这位阁下这个关头过来,不会一会儿聊着聊着旧情复燃,你侬我侬的还要救虫吧……

军雌暗道不妙,连忙打开光脑,给法维斯发去消息。

格纳现在被挖了翼骨,身上两个硕大的血洞看着极其吓人,嗓子也哑极了,开口时的声音仿佛是砂纸在摩擦树皮。

他费力的抬头,用一直眼睛直勾勾的盯住林屿:“你是…来看我笑话的吗?”

而站在门口的雄虫只是冷漠的朝他这方向扫了一眼,理都没理他,径直走向庭院的小湖。

在星舰里,尤其是来自边缘星的星舰,水是珍贵资源,就算是格纳如此奢侈的造了一个小庭院出来,却也不会时时换水,久而久之这湖底下就淤积了许多的泥沙。

林屿站在湖边,回忆着之前仍翼骨的地方。

这底下一层淤泥还伴着沙子石头什么的,脱了鞋也许会划伤感染,林屿思索到最后竟直接下了池子。

这一举动可把旁边看守的军雌吓坏了,几个跨步走到了湖边上。

他也不敢下去强行将对方拽上来,只得在边上急道:“阁下!您怎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