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1 章

“怎么回事?”

林屿又向后靠了下,终于注意到法维斯此时换了一身新军装,虽然比之之前在安塞伦斯那件的低调许多,没了那么多装饰,但看着仍旧像是又变回了那个不可接近的一军上将。

拉德尔上前一步:“阁下,是这样的,我们的先遣队已经集结好了,只待上将下令,您很快就可以返回安塞伦理。”

…什么先遣队?什么下令?

林屿听的有些混乱,于是他转向法维斯:“…我问你,你说。”

“您问。”

林屿刚醒,脑袋还有些疼,停顿片刻才问出了第一个问题。

“你当时不是被喂了药吗?”

他就是因为听见看见法维斯状态不对所以才那么焦急,结果在后来的对战中他好像…完全没事?

法维斯应答的很快:“格纳的那名亲卫早就被干掉了,带我过去的是我的下属,自然不会给我喂药。”

林屿眼神一凝,捕捉到了关键,皱眉:“那你既然没喝药,又为什么让格纳捅那一刀?”

不待对方开口解释,雄虫很快冷着脸下了结论:“你是故意的,对吗?”

“……”法维斯瞳眸一缩,沉默了。

拉德尔见状很懂事的明白自己不应该再待在这里,很是聪明道:“上将,阁下,您们谈完了再传我过来。”

说完也不等他们都回复便脚底生风的快速走了不得不说,拉德尔能如此得法维斯的信任,甚至以平民出身坐到这个位置,还是有一定道理的。

林屿见拉德尔关上门,又转回视线,板着脸:“说话。”

法维斯缓缓开口:“…军雌都是很危险的。”

这算什么答案。

林屿挑眉静待:“所以?”

身前的军雌神色不动,语气却带着几丝强调,生怕眼前虫听不出他的心思。

“我只是想让您知道格纳是很具有攻击性的,不论他在您前面如何伪装,那副凶残的样子才是他的真面目。”

片刻,又画蛇添足的补充一句:“…您应该对他时刻保持警惕。”

…噢,终于说到正题上了。

林屿瞧他好半晌,突然说:“法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