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0 章

明明已经察觉了危险,可身体在那一瞬却根本无法动弹。

抬头,林屿猛然听见一声呼啸,好像什么东西快速的破空,又像是弦断时的古筝弹到尽头的尖利尾音。

精神力切破皮肤,带来一阵刀割般的剧痛,但也就是那一瞬林屿竟发现自己似乎能动了。

下一瞬间,心口一阵莫名的加速,那道精神力像是打破了什么枷锁,看不见的震荡以他为中心,潮水般向周边汹涌,将前一道精神力反弹,融合了后一道。

法维斯愕然看向那股莫名的力量,见它扫过来,本能的以精神力抵御起来,快的几乎没有冻结反应。

而一旁精神力溃散且毫无力气的格纳就没有这么好运了,那股力量与他自己精神力几乎尽数毫无阻力的落在了他身上,一瞬间,鲜血淋漓。

自己的精神力自己享。

危险消失,林屿刚想去看看法维斯的状况,却察觉到一阵脱力,这感觉来的快且狠,他连撑都撑不住,直接就往地上倒去。

法维斯来不及思考到底发生了什么,连忙冲过去接住雄虫滑落的身体。

“雄主!”法维斯抱着林屿,焦急查看这他的状况。

衣服没有破口,身上没有伤痕,难道是内伤?

“雄主,您哪里不舒服?!”

林屿眼前一阵发黑,刚想抬头,却只觉得胸口翻涌,甚至莫名恶心,根本无法回话。

但他还是尽力拉住军雌的衣角,抿唇虚弱的予以回复,:“…没事…”

甚至还少见的开了个玩笑,补充道:“你不会当寡夫的…”

林屿难得这样开玩笑,本意是为了安抚军雌,让他别那么慌张,谁知法维斯听完后脸色反而更加难看了:“您不要胡说!”

太过恐慌的时候,听不得一点这样的话。

军雌罕少以这样口吻训斥他,林屿也不知是太难受,还是真听进去了,一时还当真噤了声。

随后他捏着对方衣角的手逐渐失力,昏了过去。

———

林屿模模糊糊的听到一阵温柔的呼唤声。

“小屿,过来啊——”

凭借音色判断,像是个男人的声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