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7 章

军雌的伤已经养的差不多了。

甚至就连林屿之前最为担心的翅膀此时也可以如之前一般收放自如。

只是那缺失一块翼骨的半边翅膀依旧是有些动作不流畅。

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毕竟实打实的少了点东西。

法维斯见林屿一直直勾勾的盯着他的翅翼处,面色一会儿有些难看,一会儿变的更难看,心知再看下去要魔怔了,连忙凑过去挡住对方的视线,唤了他一声:“雄主。”

“嗯?”林屿这才收回视线,淡淡看他一眼。

法维斯给他看那些伤口:“我身上的伤已经好全了。”

“你的恢复力很强。”虽然林屿已经说过这个话,但他看着对方上次还狰狞流血今天就已经只剩下一条不怎么明显血痂的伤口时,还是又说了一遍。。

“是因为您的信息素。”法维斯低声道。

军雌们的恢复力就算是再逆天,到法维斯这个程度也是极其严重的重创伤了,愈合的速速远远赶不上溃烂的程度,基本只有等死。

他就算是S3级的军雌好的这么快也是依托于雄虫带来的消炎药和信息素才让法维斯喘了一口气。

这也就是为什么每个雌虫都渴望着雄虫,尤其是那些日日在前线殊死奋战的军雌们。

答案很明显,这相当于多了一条命。

雄虫的信息素对他们来说就是气态黄金,甚至远远还要比那更珍贵。

“嗯,挺好的。”林屿不走心的回答着。

“……雄主,您怎么了?”法维斯敏锐的察觉到了雄虫的不同寻常。

虽然自家雄主总是沉默寡言的,但自从雄虫给他做了精神力安抚后,偶尔他似乎能够顺着一条无形的丝线感受对方的真实情绪。

今天的林屿兴致似乎格外不高。

林屿闻言也承认也没有否认,只是沉默。

他并不是个善于把心事说出口的人,比起说出来让法维斯苦恼,还不如他一个人消化。

军雌深知他的性子,于是又问了一遍,以一种不会让雄虫反感的轻柔语气。

林屿睫毛轻颤,终于开口了:“…我想回家。”

不是地球,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