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6 章

林屿对亲缘的需求淡薄,别说原主的,就是对他自己的父母有幻想也是在很久很久,久到他差点要忘记的最无能为力小时候。

但听到格纳一而再再而三的说起,林屿也终于对此冒出了一丝的好奇之心。

“…那是个什么样的虫?”雄虫突然问道。

格纳:“谁?”

“我……雄父。”

说出‘雄父’这两个字时虽然生涩,但比林屿想象中要容易些。

“你的雄父……”格纳回复缓慢,似是在回忆,但他又无法准确形容,最后视线落在林屿的脸上,憋出一句,“跟你长的很像。”

“……”

说了跟没说一样。

林屿为数不多的兴趣被消磨下去了,他正要揭过话题,猛然想到一个很是关键的问题。

等等…

林屿抬眼看向格纳:“我跟你说的小时候长的像不像?”

格纳顶着林屿严肃的视线仔细看了看,不明所以的点点头。

林屿疑惑了。

他昨天才照过镜子,这张脸明明长的越来越与他穿越之前相似,可为什么格纳却说与原主的雄父和原主小时候一样?

…是时间太久远所以忘了吗?

但再仔细一想,身边的虫好像谁都没说过他与之前长的不一样了。

可……

林屿起身站到镜子面前,仔细的端详着。

虽然因为同样的发色瞳色而给人感官相似,但林屿就是可以清楚的发现这张脸长的与地球上的他越来越一致。

林屿的指尖攥住镜子的边缘。

那又为什么别的虫都毫无发觉呢?

“你又怎么了?”

格纳看着在镜子面前久久凝神的雄虫,狐疑的发问。

林屿转身,什么没说:“没事。”

他慢慢坐回位置上,似乎终于想起今天要做什么了,竟是生硬的在格纳面前直接换了个话题。

“你准备如何处置法维斯?”

每当林屿嘴中出现‘法维斯’这两个字时,格纳的神情必定极其难看。

当然现在也是。

格纳直接忘了刚才想问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