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3 章

“你就是要见我的那个军官,拉德尔?”

宽阔的办公室里,格纳仰头打量着面前的军雌,神情不明。

顺着格纳的视线望过去,一只黑蓝色头发深蓝色瞳孔的高挑军雌正面对格纳而立,站的笔挺。

穿着一身脏破的黑金军装,却硬是没将他显得太过狼狈。

格纳低头,玩味的翻着手中的东西,对着军雌的神情有些懒散:“听闻你之前是法维斯手底下三副将之一?”

名为拉德尔的军雌脸上浮起一个公式化的微笑,声音清润:“是的。”

格纳轻飘飘的甩下手中的东西,身子向前倾,语气有点挑衅的意味:“那你怎么会轻易背叛他呢?”

“…据我了解,法维斯对你好像还不是不差的。”

谁都知道,法维斯手下的第二副将,拉德尔,是个赫赫有名的笑面虎,三副将之中他是其中最不显山不露水的那个。

第一军区大部分指挥作战基本都会有他的参与,这也是格纳会见拉德尔的基本前提。

他们只需要强者。

但…

格纳默不作声的打量着对方。

一只军功累累坐到这个位置上的军区副将,他们还没进行什么审讯拷打,怎么会这么容易就投敌了。

格纳眼神再次警惕几分。

虽然他的确很希望多些虫才到他这里,但他也绝不会要随随便便收些安塞伦斯的阴谋家。

话问出口格纳本以为拉德尔会否认,谁知对方闻言却直接点头承认了下来:“确实,法维斯对我并不能算差。”

“那…”

“但…”拉德尔抬头扫向格纳,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我是个聪明虫。”

格纳咽下话,挑眉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法维斯已经失势,兰斯特温也写了断绝书,甚至连职位都被赫提亚顶替,我想……大概此时的安塞伦斯已经没虫再在乎他是不是清白的了。”

这倒是实话。

格纳双手抱胸,点头:“继续。”

拉德尔舔了舔唇,再次开口:“您刚才看了资料应该知道我是平民,是没有家族姓氏的,而以法维斯为首的第一军大多都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