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2 章

从回忆中收回神思,林屿现在已经有些不耐,他没工夫继续应付敷衍对方。

“所以你今天过来,就是问这个?”

“不…”闻言布莱西脸上八卦的神情逐渐消失,眼眸低垂,像是有事要说。

林屿看明白了,示意他随意说。

布莱西指尖捏住衣角,语气有些弱:“我想要改变一下我们的交易。”

“我希望…你们能够将我带到安塞伦斯。”

因为其他星球生存环境的恶劣影响,许多雄虫们都会借着身份优势偷.渡到其他一些环境和经济更为优越的国家去。

但这种极为背刺当生育率的行为自然是被各国严令禁止,一旦被抓获,就算是雄虫也要受到很严厉的惩罚。

布莱西自然是知道的。

他倒是也不是很怕这个惩罚,只是有个很大的问题,那就是他根本没法出星舰。

他说林屿被囚着,其实他又何尝不是呢?只不过他之前是心甘情愿的囚在这无形牢笼里而已。

格纳不喜欢他,他都知道,心里一直装着另外一只虫他也都知道。

可一直陪在他身边都是他不是吗?

他以为,格纳总有一天会认识到自己的好的。

可这种想法,随着林屿的出现,好像逐渐被动摇了。

那天回去以后他想了很多很多,经常望着星舰外面的天空发呆,当然,这并不是因为外面有什么曼妙的风景。

事实上这里的气候环境都差极了,风沙刮起来,是多看一眼都会烦躁的程度。

他只是在想,既然都是雄虫,他为什么不敢像林屿那样说出‘换一个’的话呢?

为什么格纳并不承认自己,自己也从没想过另找他虫呢?

就算是首领的雄虫,也有选择离开的权利。

但他知道格纳一定不会放自己离开,虽然他没问过,但他就是知道。

就像格纳不允许他随便出星舰一样,雌虫似乎也很矛盾。

“不行。”林屿没有一刻犹豫。

“为什么?”布莱西不解。

林屿修长的指尖自袖口探出,放在桌子上轻轻敲着:“这不是你想改变就能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