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6 章

伊德洛尔此时刚刚连轴转的开完一个晚上的作战会议。

这次的敌军实在太过于难缠,他们从第一仗开始就在不断在根据实际情况更改作战方案。

这样的高压环境下纵使是他们这群顶级军雌,实在不免也有些疲惫。

但他刚回到房间,便发现自己的通讯器响了起来。

扫了一眼,竟然是夏予川。

出征半月,说是不想雄虫那绝对是谎话,所以此时接到自家雄主的通讯,伊德洛尔甚至觉得连日来的疲惫都少了许多。

“雄主,怎么了?”伊德洛尔接通通讯器,放轻了声音,生怕刚才在会议上带的戾气影响到了雄虫。

“林屿好像出事了!”接起通讯的第一时刻,夏予川的声音立刻从通讯器对面传过来。

听到又是‘林屿’这两个字,伊德洛尔下意识的皱了皱眉,心中一阵憋闷,但他还是分得清轻重缓急的,自家雄主这个语气明显有要事要说,所以只是安抚着雄虫,示意他将前因后果说出来。

“怎么了,您慢慢说。”

夏予川语速很快,看的出来很急:“我这两天去找林屿,之前我们本来约在阿莱顿的宴会上,但那天…你知道的,我们提前走了,之后我也把这事忘了。”

“可昨天我去找林屿时发现整个府邸被一群军雌围的水泄不通,他们也不许我进去,但又不说出了什么事。”

夏予川越说越觉得焦灼,声音也不由得又急切了几分:“那些军雌看制服好像又不是军部的,怎么办!林屿不会出事了吧…”

伊德洛尔一半心脏在思索着雄虫话中的各种可能性,另一半心脏却脱离思考像泡在了醋水里,不断冒酸。

雄虫好不容易给他打了个电话,结果根本连他一句都没问,话里话外全是另外一只雄虫。

这算什么…

他最大的情敌到头来竟然是一只雄虫?

伊德洛尔极其不爽的松了松领口,但还是公事公办般回复道:“我会去告知法维斯上将的,您不要太过于担心了,毕竟林屿阁下也是雄虫。”

“嗯…你一定要快点说。”

伊德洛尔沉默:“……”

“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