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5 章

林屿当然知道远征出事的概率很大,尤其他从系统口中知道了远征是原世界线中关于法维斯的重要节点,法维斯一定会在那个节点出些什么事情,不然他也不会那样竭力阻止了。

但当有虫在他面前把‘死’这样的字眼明明白白的摆在法维斯身上,林屿还是在听到的那一瞬本能般感到了愤怒和不适。

格纳激动的瞬间,手也越收越紧。

于是雄虫在情绪和缺氧的焦灼之下,抬手用力朝格纳扇了过去。

清脆的巴掌声响彻整间屋子,

格纳这才像是回过神来,在看清眼前情况的一瞬间,瞳孔一缩,宛如被火烧似的在一瞬间松开,然后抽出手。

格纳看着自己的手,面露恍惚:“不…”

“我不是故意的…原谅我…”

重新获得空气的林屿向后退一步,撑在桌子上慢慢平复呼吸。

格纳再抬头,雄虫眼中只有一层淡淡的被挑衅的怒火,剩下的有九成都是警惕之色。

并不如他想的那般愤慨,仿佛他对他做出什么伤害的事都是正常的。

站在雄虫的角度上,一个陌生军雌将他掳到边缘星,这想法自然是理所当然的正确,可在格纳的眼中他只觉得心冷。

雄虫依旧是把他当做敌人看待。

每每看向他时全是冷漠、厌烦甚至偶尔憎恶。

格纳被这样的神情深深刺到,他上前一步,有些无措的解释着:“是我刚才激动了,你别讨厌我…我下次不会了…”

“只要你不再提那个军雌…”

林屿当然不会理会这种打一巴掌给个甜枣的行为,至于格纳口中的保证,在他耳朵里跟狗叫也没什么两样了。

不让他提法维斯?

那他偏提。

“你们做了什么?”

林屿说的是‘你们’而不是你。

因为他知道盯着法维斯的、想要他落下来的绝对不止是格纳一党。

法维斯现在在军部前线,格纳应该没那么大能力直接在法维斯身边空降眼线,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

——军部里有叛徒。

还是埋藏很久的叛徒。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