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0 章

“雄主!”

眼看着雄虫越过自己直接走了,法维斯这才意识到什么,立刻快步跟了上去。

林屿见他过来,也没有再执意往前走了,转过来面对着他,忍着脾气:“要么听我的,要么不听我的,二选一。”

军雌依旧还在状况外,不明白雄虫为什么这么生气。

他只是远征一段时日而已,就算是舍不得也没有必要…

法维斯眉心蹙了蹙:“雄主您怎么…”

林屿此时本就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怒火中烧,见法维斯到这地步仍旧顾左右而言他,直接抬手示意谈话中止:“好,免谈。”

雄虫就这样走了。

然后在之后回府的一路上法维斯都没再找到跟林屿说话的机会。

一直到了晚餐时,仆虫们做好了饭菜,餐桌上也不见雄虫的身影。

这下法维斯彻底沉了脸,冷着声音问:“雄主呢?”

仆虫面露难色:“刚才已经请过了,阁下说他不吃…”

“我们正在给阁下备些菜,万一起夜饿了什么的…”

法维斯挽起袖口,直接端过仆虫手上的饭菜道:“我送去。”

二楼只住着林屿一虫,通常时刻只要雄虫不出来这里都是极为安静的。

林屿的房门此时紧锁,闭门谢客。

法维斯低头看向门下一道矮矮的门槛,这个门槛宛如对军雌的禁令,法维斯几度站在门口却连敲门都勇气都没有。

他低头看着手上的饭菜,像是好不容易找到的一个借口,一个可以跟雄虫搭上话的理由。

“砰砰——”

军雌终于抬手敲响了门,但他却没说话,心里知道雄虫不想见到的是自己,如果他开了口雄虫一定连门都不开。

出乎意料,雄虫这次像是直接知道门外站着的是谁,连问也没问就开口笃定的唤道:“法维斯。”

门内清晰的传出雄虫的声音,军雌的手瞬间攥紧了餐盘边缘。

所以要怎么办…

他根本不知道要如何说才能让雄虫改变心意…

法维斯将手放在门上,闭了闭眼,声音哑的厉害:“雄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