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9 章

最后这场闹剧在布兰德仇视的眼光中结束。

法维斯与林屿此时站在门外的走廊上。

外面已经有些黑了。

走廊甬长,但一路上也没几个灯,昏暗的灯光在头顶上照的更显森然,再加上这里平时也不许其他虫随意上来,真是没什么活物气息。

法维斯低着头,站在林屿身边却身形落寞,声音有些低,宛若低喃般:“雌父手中的这碗水……终究端不平啊。”

林屿离得这么近自然能听到,闻言蹙眉望着他。

他见不得法维斯这幅朝着别虫祈求情感慰藉的样子。

尤其是对方还是兰斯特温那样的虫。

真真是冷血又无情。

满心满腹都是别人不懂的算计,自私自利比他更甚。

他扭头看着法维斯垂着的睫毛一闪一闪的不停颤抖。

他微微遏制住想要触碰的冲动。

林屿没有父母,所以他早已经习惯了这方面的情感缺失,但经年累月的空白,使他逐渐也不能理解亲情的必要性。

因为在他看来有没有这个东西都是一样过活的。

但他为人也没那么霸道,对法维斯他的这些私事、家事他原本是不管的,但此时的他却感觉不能再旁观着了。

明明是安塞伦斯最最惊才绝艳的上将,明明不需要成为任何虫的附庸,现在却弄的像个什么一样。

林屿此刻只有一种自家养的小狗跑去向别人讨食后还被打了的烦躁感。

林屿站定,法维斯也跟着停了下来,有些疑惑的回头。

林屿站在走廊中间,似乎挡住了一盏灯,隐约有光从他周身散出。

“你想要他们的爱?”

法维斯还没张嘴,林屿就直接宛若下令一般驳绝了他。

“你不许。”

法维斯眉头一锁,有些诧异的开口:“您…?”

“那些虫肮脏的感情配不上你。”

林屿一步步的走近他,清润的声音清晰的落在军雌耳朵里:“端不平就端不平。”

“我这里的一碗水全给你。”

法维斯的身躯一下子僵住了,他不可思议的望向眼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