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8 章

布兰德不甘,眼中满是怒火。

心中压抑着的恨意与不甘在这一刻齐齐涌上心头。

为什么!凭什么!所有好事都只能落到他法维斯的头上!

布兰德大喊:“您到底为何偏袒法维斯?!就因为他天赋高吗!”

“难道我什么都比不得他?!”

“偏袒?”兰斯特温冷笑着复述这两个字,向后靠去,眸底彻底冷了下来,“你真的以为你之前做的那些我不知道么?”

“若非我护着,你现在恐怕连进主宅的资格也没有了。”

“或许你雌兄确实是太出众了,而你一直躲在他的身后,如今才会成为一个这样的傻子!”

“雌父!”布兰德不敢相信一直惯着他的雌父竟然会这样说

正要再反驳些什么——

“砰——”

两虫争执间,身后陡然响起门被推开的声音。

“您终于承认了。”

随着话音一起落下的还有一道醇厚且极具压迫的精神力。

力量贯穿整间屋子,刀锋般直指屋中还在傻愣着的亚雌。

精神力宛若千里离弦的弓箭,布兰德仿佛看见隐约形成的箭头闪着寒光,直向他而来。

内脏震荡,布兰德唇角溢出鲜血,痛的他直不起身来。

“你…你的精神力?!”

布兰德看着唇角的血,不可置信的望向面前的军雌。

法维斯的精神力确实是极强,他曾经是见识过的。

只不过后来因为频繁上战场过度的使用精神力而积累许多沉珂旧疾。

前段时间甚至出现了僵化。

要知道一般的军雌一直不受抚慰直到出现僵化的平均年龄在四十至五十岁左右,等级越高则越晚。

一只S1级的军雌,很难想象,要如何过量使用精神力才会在二十七岁就早早出现僵化症状。

布兰德见状也反应了过来,喃喃道:“…你们睡了…?”

兰斯特温闻言也眉眼一动,望向对面的虫。

那只雄虫他是知道的,跟一般的雄虫很不一样。

这个年纪除了法维斯这个押着结婚的雌君,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