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7 章

在虫族,一只军雌问出这样的话,什么含义自然不言而喻。

只不过现在的林屿考虑不到这一层。

他只能简单分析雌虫的话。

法维斯趴在他的膝盖上,抓着林屿的手就覆盖了上去。

指尖温度极烫,法维斯忍不住出了声。

雄虫如同第一次那般,对这双翅翼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看得出是真的喜欢。

尤其是脊背与翅膀连接处藏着的翼骨,这是军雌们从小被教育在战场要极其保护的地方,像保护心脏般,不被允许任何触摸。

这里牵连着数不清的神经,敏.感又脆弱,为了就是在受伤时最大限度的提醒身体宿主。

只要这里受到攻击,那么一半的翅膀可能会在瞬间失去作用。

这对正在空中作战的军雌们来说,大概率是致命的。

而对于安塞伦斯战无不胜的守护神法维斯来说,林屿大概是唯一能够这样触碰的虫了。

但这种对雄虫交付性命的行为,可谓剑走偏锋,险之又险。

毕竟,曾经也不是没有雄虫哄骗自己雌君露出翼骨,然后造成永久性伤害的例子。

这一生一次的信任,要赔上的是军雌所有的信仰。

林屿望着眼前与自己截然不同的结构,他凑的极近,观察了片刻,竟然轻轻吻了上去。

法维斯终于忍不住了,他浑身一抖,起身直接按住了自己的雄主。

雄虫发丝被压在脸侧,黑白分明的眼直愣愣的瞧着他,一股子似乎他做什么都不会反抗的乖顺。

于是法维斯真的做了。

他的指尖顺着腰腹往下摸去,雄虫眼中雾气随着他的动作升腾,很快,眯起眸子,像是难以忍受一样,侧脸咬住自己的指节。

军雌看着那白皙指节上的牙印,心疼的将雄虫的手拨开,换做自己的手。

终于,军雌的手指滑落过下腹,却又在关键处,猛然的顿住。

法维斯有些愣住了,他空白的大脑终于找回了一丝理智。

雄主是真的愿意吗?还是酒精在控制些什么呢?

若是自己现在做了什么,明天醒来后雄虫又会不会后悔?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