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6 章

法维斯顺着楼梯快步,衣角被甩在身后猎猎生风。

“雄主!”

这一声犹如钟磬,重重的落在花园之中。

布兰德慌张的站起来,看向花园口。

林屿闻声回过头,没有丝毫犹豫的向着反方向走去。

一路撞进面前军雌的怀里,被法维斯抱了个满怀。

法维斯与林屿在一起这么久了,他自然知道雄虫常态体温是怎样的,仅一刻相拥而已,就明显能感知到对方的不对劲。

他神情诧异道:“您……”

林屿仰头,军雌这才看清楚雄虫的脸颊上泛着的异常颜色。

雄虫眯着眼睛将他打量了一番,好半晌,仿佛找到了安全的港湾,将脑袋抵在军雌的颈窝处,似有若无的呢喃:“是酒…”

“酒?”军雌复述着他的话。

法维斯立刻想起他们在三楼时他递给雄虫的那一杯子果酒。

他脸色猛然间一变,立刻抱着林屿观察他的状况:“……您没事吗?!”

“有没有哪里难受?”

难道谁提前在酒里下了东西?

雄虫被军雌的手锢的有些疼,他拍了拍示意他放松些,闻言又摇摇头道:“…只是感觉有些晕……”

虽然林屿这样说,但事关雄虫的安危,非同小可,法维斯没有迟疑的唤来副官,神情严肃:“去,立刻调监控找到刚才雄主喝的那杯酒,送去检查!”

等他再回头看向那花亭时,布兰德早就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跑了。

但现在最要紧的并不是收拾布兰德。

法维斯抱起雄虫,往里面走。

很快,德尔文就急匆匆的跑过来:“上将,监控确认过了,那杯没有被动过,就是仆虫们错倒了高度数酒,又忘了收走。”

法维斯平时在林屿面前许是怕吓着他,通常极少动怒,但此时很显然他已经有些控制不住了,面色冷峭,眼若寒冰,只一个字:“罚。”

尽管已经做到如此,法维斯依旧不敢懈怠,雄虫的身体有多么金贵的就不用说了,他也不想任何意外发生在林屿身上。

就算那杯酒没问题,也不能证明林屿现在就没事

章节目录